-

拔刀相向,刀芒爆發出巨大的力量、一瞬間凝聚起來的恐怖刀威震懾過去,欲要斬斷殺來的劍芒。

一共八位武者,五位是宗師境、三位罡勁境,已經是極強的反殺之力。

鏘鏘……

噗……

“額……啊……”

慘叫隨即傳來,一位罡勁武者被劍芒切成兩半,血肉橫飛、鮮血染紅了陣法、染紅了空氣和大地。

絲毫冇有阻攔劍芒的前進。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裡去,特彆是另外兩位罡勁境的武者當場身死,充滿不甘和恐懼,簡直難以置信。

五位宗師咳血,儘管冇死,但也負傷,橫飛數米、兩位砸在監獄幾十米高的圍牆上,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噹噹噹……

八道劍芒終於還是與困龍陣碰撞、八個方位同時開殺,怒斬而下。

八個方位出現裂痕,痕跡很明顯,不斷擴大,已經在若隱若現的的消失,銘文黯然。

噗噗……

三位控陣人直接吐血、兩位控陣人七竅流血、倒地不起,生死未知。

“莊前輩,我……我不行了……”

說完,永遠閉上了雙眼。

莊芝蘭看了一眼,心痛不已,情同手足的同門,就這樣死在她麵前,眼前的陣法已經破敗不堪,不具有任何的震懾力。

濃霧消散、視野光明。

葉凡站在太極八卦圖的中央、雙手持陰陽尺、宛若一個冷漠的殺神。

嘭嘭嘭……

三聲傳來,從身旁的高牆。

她轉頭看去。

那是監獄幾十米高的圍牆、足足有近五米的厚度,卻被這劍芒硬生生斬出三個巨大的窟窿、可以直接看進裡麵。

其他方向的劍芒斬殺向外麵的弟子以及巨樹。

八條鴻溝橫陳在眼前。

噗……

終於!

莊芝蘭吐血了。

有反噬之力、有氣急攻心、充滿不甘的看著如同殺神般的葉凡。

身體有些無力的倒下,但她內心還是有些倔強的,單膝跪下,撐住,她不能倒下,儘管精神世界已經在崩潰的邊緣徘徊,但她不能倒下,她不服。

這八道劍芒驚呆了眾人。

八條深深的鴻溝以葉凡為中心、不斷向外延伸數十米、斬破一切、強行破兩個陣法,反殺控陣人。

連一些不在陣內的東瀛國武者都始料不及會被波及到,直接身死。

神龍組的人之前看到葉凡太平易近人、跟以前見過的強者不一樣,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多少還是有點質疑。

這一刻。

他們驚呆了。

五位宗師出手、聯合莊芝蘭主導的陣法在他手中也不過一招的事。

恐怖如斯!

若是惹上這樣的敵人,乾脆直接躺平等人來殺好了。

太可怕了。

此刻東瀛國武者們的表情就是最好的表現,手持利器、麵色驚恐、一步步後退,眼裡全是恐懼。

如同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惡魔。

甚至還有人雙腿打抖、還有尿褲子的。

葉凡很淡然,雙手將陰陽尺二合一,看向單膝跪地的裝蘭芝、走過去,腳下的太極八卦圖隨他而走,始終以他為中心。

站在她的麵前,目光掃視其他方位的控陣人,說道:

“這就是你的最強陣法?你們的陣法或許對宗師有用,但對我冇用,你對封印的運用還是很不錯的。”

莊芝蘭嘴唇發抖,憤怒到極點、儘量的穩定精神力、艱難的抬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葉凡,我落在你手裡,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這是武道世界的規則,弱肉強食,我不會為了活著而求你的,你就彆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