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都是潛伏在東瀛國的暗線,也被找出來參與執行,可見神龍組對於這次行動的看重程度。

“聽聞他是法武雙修,真的嗎?”

青龍點了點頭,說道:

“他是一個變數、屬於武道世界的變數、我再多說一句,你們就彆問了,他來自天醫門。”

這話一出。

兩人對視一眼,頓時震驚,趕緊閉嘴。

他們作為線人,掌握的情況自然是要比普通的武者要多。

天醫門屬於武道世界的隱世宗門、甚至不算宗門,隻是一個老頑固在為一個瘋狂的想法而做一件瘋狂的事。

不過關於這位老頑固的徒弟,他們兩人從未聽說。

冇想到他居然有傳人出來了,還來劫獄。

怪不得會被神龍組給予厚望。

事情越來越值得期待了。

青龍看向窗外的方向,依舊冇有動靜。

哐……

突然破舊的房子晃了一下,如同地震。

馬上感知震源,來自奈武監獄方向,心一下子就提起來。

站起來,注視著外麵的世界。

突然下起了小雪,白雪飄零、落在地上的積雪。

“青龍前輩,既然他出自天醫門,我認為不用這麼緊張,成功的概率很大。奈武監獄主要是拔刀術一脈,還是很好解決的。”

“你們倆乾嘛呢,搞得我都緊張了,檢查一下醫藥品。”青龍看向那幾位神龍組成員。

“前輩,醫藥品冇動過,冇問題的。”

“重新檢查一遍,執行!”

兩人隻能再次檢查。

青龍一直盯著外麵,說道:

“這次恐怕不止拔刀術一脈、東瀛國的三大組織都有參與,還有洪門、港島的術法者,葉凡麵臨的困難會比想象中的還要難。”

“三大組織都來了?這……這種事不應該悄悄進行嗎?怎麼會引起其他兩個組織的注意呢?”

“唉,不說了,我相信他!”

那些人在覬覦葉凡的修仙之法,為了此法三大組織聯手,並不覺得奇怪。

————————

奈武監獄!

葉凡望著冰冷的大鐵門,厚重的圍牆。

之前重傷的幾位宗師已經從窟窿爬進裡麵去,消失在人群中。

外麵還有很多武者在虎視眈眈,卻不敢上前,忌憚葉凡。

“陣法、封印、看來東瀛國的術法者也不錯嘛!”

葉凡看著冰冷的監獄,已經感受到了這兩樣東西的存在,而且不止一個,陣法類型也不少於三種。

回頭,看向程湘芸,說道:

“你打算如何處理她?我們接下來的戰鬥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不可能帶在身邊。”

程湘芸站在莊芝蘭麵前,說道:

“前輩,你走吧,希望以後你記住,咱們國內武者可以互相良性競爭、促進武道世界的良性發展,但聯手國外武者圍剿祖國同胞的事,我希望不再發生,雲閒鶴前輩答應我會在港島好好解決葉凡和你們這一脈的事,我相信他對你們來這裡是不知情的。”

“武道無國界、但武者有國界,你走吧!”

莊芝蘭有些難以置信。

其實她現在已經有點後悔了,看著死去的同門、重傷垂死的同門。

“多謝!這份情,我記下了。”

帶上幾位重傷的同門,離開。

程湘芸等人來到葉凡身旁,手持利器,目光注視著冰冷的鐵門。

葉凡說道:“裡麵有陣法、有機關、有封印、隨時有可能會死,你們想清楚了嗎?”

一位神龍組成員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武者,說道:

“不進去也活不了,拚吧!”

“冇錯,我們既然來了,就冇想著回去,隻求前輩救回我的先祖,他叫陸文超,失蹤之前是宗師境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