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前輩,我們隨你殺進去,屠儘東瀛國鬼子。”

“殺,視死如歸!”

大家都表達了強烈的意願,戰意逐漸高漲。

來到這裡,死亡的機率很大,但他們既然選擇來了,就不會返回。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不愧是我華夏熱血兒女,麵對困難,解決困難。”

呼……

話畢,磅礴的大勢瞬間瀰漫、鋪天蓋地、瀰漫而來、方圓五公裡內都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那是來自強者的震懾。

手中陰陽尺迸發出淩厲的劍氣、縱橫肆意、雜亂無章、撕裂空間、劍意盎然。

“退……八嘎……退……”

那是監獄外虎視眈眈的武者們感覺到莫大的壓力、有些人已經來不及撤退、直接被氣勢壓製、趴在地上。

劍氣掠過、切出一道道血口、有些人在奔跑,依舊死在縱橫鋒利的劍氣中。

一排排屍體躺下、血流成河。

這時,下雪了。

無儘劍氣、鋪天蓋地,瀰漫四方,宛若大嶽之山震懾而下,周圍的武者們被鎮壓,趴下、吐血、身體劈啪響起,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慘叫連連,不知死了多少,不知有多少倉皇逃亡,宗師以下皆受到影響。

葉凡站在監獄大門,宛若一尊殺神,手持陰陽尺、以尺化劍,劍光耀眼、劍芒指天,穿過飄零的白雪。

大量白雪不斷被融化、蒸發、城牆之上的武者拔刀相向、爆發出磅礴的氣勢、互相交錯,彷彿形成一堵無形的牆壁。

監獄內出現了巨大的封印和各種類型的陣法,主要是防禦陣,閃爍著詭異的銘文,以及陣法紋路越發清晰。

斬!

冇有言語,行動代表一切。

一劍斬落。

劈向冰冷的大門,劍勢如長虹倒掛,斬破一切、周圍的大道之力都在共鳴、空間彷彿在震盪。

鐵門之上的牆壁撐不住劍芒的摧殘,崩塌、牆壁上的人化作血霧、根本擋不住這一劍之威。

劍芒直下,觸碰到鐵門,亦劈開。

鐵門是用特殊材質鍛造而成,即使是宗師一拳未必能打穿,而此刻激射出大量的星火,不斷被切開,彷彿是被電焊切割、而且更快。

一劍到底。

劍芒伸至監獄之內,觸碰到陣法。

防禦陣法亮起光芒、擋住劍芒,術法者們拚儘全力,堅不可摧的防禦陣終究還是出現了裂痕。

他們很是不甘,但個個臉色蒼白。

“寶月麻裡前輩,怎麼辦?”

這個防禦陣是寶月麻裡術法大師掌控的,她麵色凝重,一口鮮血湧上來,但她咽回去了,雙手結印、巨大的封印誕生,強行擋住。

居然真的可以擋住了,防禦陣雖然出現了裂痕,但不至於被毀。

轟隆隆……

兩扇大鐵門轟然倒下,裡麵的情況已經一目瞭然。

裡麵的人也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葉凡等人的麵目,看到葉凡時,他們多少有些詫異,第一感覺就是太年輕了。

“他就是葉凡?”

“這麼年輕的宗師嗎?”

“據說他不是宗師,而是超越宗師的存在。”

“人比人,氣死人啊,這麼年輕就已經超越宗師,這是何等妖孽的天賦啊。”

“……”

劍光消散、劍芒收斂,華夏十人目光直視前方數不儘的人頭,數量之多出乎他們的意料,而且居然有他們認識的人。

“那是洪門的人!”武建華眼眸一凝,有些難以置信。

另一位武者說道:“咱們屠殺神念道場嫁禍洪門,他們參與這場戰鬥證明自己的清白,葉前輩,你說黑虎知不知道您在這兒劫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