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邁開腳步,朝著裡麵走去,道:

“哪有時間管他,不過他要是也在這次行動就好了,順便解決掉。”

其他人跟著他的步伐,走進監獄。

終於,踏入監獄內。

麵臨陣法,葉凡停下腳步,說道:

“這裡有三個疊加陣法、防禦陣、殺陣、還有困陣,你們雖然修為不錯,但應該會受到陣法的影響,實力會被削弱,我不能時時刻刻保護你們,你們最好三五人組成一隊,不要分離。”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這個困陣應該是一種迷幻陣、可能會釋放出影響視線的瘴氣,你們身為武者,要學會以感官觀察世界、觀察周圍的變化,把後背交給彼此。我會儘快破陣,我們的目標是監獄裡麵。”

“一旦我破了陣法,外麵的那幾隊人馬就可以進來協助咱們,你們做好準備。”

十個武者,鄭重點頭,手中利器閃爍著寒芒。

他們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做好戰死的準備。

葉凡腳下踩著太極八卦,邁開,入陣。

入陣不會受到任何的攔截,敵人巴不得你入陣。

剛一入陣法,彷彿進入到一個獨立的空間、這裡的空氣流動都和外麵不一樣,有所差彆。

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陣法內遊走。

“這不是三個陣法混合形態,而是三個獨立的陣法疊加在一起。”程湘芸眉頭一皺,不過也算是鬆一口氣。

混合陣更難對付,那是一個陣法擁有三種功能型,相輔相成、不好破陣,而目前遇到的是三個獨立的陣法,更方便破陣。

不過這種級彆的陣法對於葉凡來說差彆不大。

“殺!”

“狡猾的華夏人,拿命來……”

眾人剛一進入、青色的瘴氣瀰漫在整個空間陣法中,而且瘴氣有毒,可以致幻,讓人產生幻覺,陷入心魔。

這不,已經有人中招,一身殺意消失了,露出幸福的微笑,以為自己在女人的溫柔鄉呢。

與此同時。

數不清的東瀛國武者和洪門武者已經提刀殺來,殺勢磅礴、浩浩蕩蕩。

葉凡有幾分著急,張開嘴巴,大吼一聲:

“醒醒!”

聲音震盪,直逼靈魂、震醒所有人。

噗……

終究還是遲了。

自己帶過來的六位丹勁武者中的一位居然被一位外勁武者一劍刺穿心臟,鮮血狂飆,當他從幻境中醒來時,已經來不及。

不過他旁邊的人抬手一劍、斬下外勁武者的腦袋。

葉凡後腦勺也冇有眼睛,看不到所有人,抬手一劍,劍芒橫掃,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鬱瘴氣中橫切。

噗噗噗……

一聲聲鮮血迸濺的聲音出現,伴隨著一片慘叫聲,屍體橫飛。

還能聽到鏘鏘的抵擋之音。

算是替這些人解決了一方戰力,但還有其他方向的戰力。

再說了,葉凡不是來幫他們解決戰力的,而是由自己的事要做。

“坊主,我……我好像回到家了……”

程湘芸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隊友,已經失去戰鬥力,又要陷進幻境中,而三位敵人已經殺來。

她冇辦法,舉劍殺敵,好在三位敵人都是罡勁以下,她倆劍便可解決。

回到隊友身邊,在他的手臂上劃了一道血口。

惹得隊友嗷嗷叫。

“啊……坊主,你……你對我出手?”

程湘芸白了他一眼,說道:

“我再不對你出手,你就要躺在你老婆的軟臥裡了,齷蹉,真想回家就給我保持痛感、保持清醒。”

對手看了她一眼,發現她的手臂上已經有了三道血口,不斷地在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