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一場好戲啊,看的我是口乾舌燥,這成熟的技術就是好,聲音就是誘人,姿勢還不少。拍拍屁股就知道要換個姿勢。”

男人伸手過來,想要搶過手機。

葉凡退後一步,說道:

“站住,你若敢再碰我手機,這段視頻馬上發到你老婆手機上。”

“彆,年輕人,咱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男人一下子就慌了。

出來玩歸玩,一旦被家裡老婆知道,那就得不償失了。

看著對麵年輕人的手機,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知道老婆的聯絡方式,必須先穩住。

退後幾步,想要拿起旁邊的手機。

先喊人進來控製住,到時候強行搶過他的手機,刪掉視頻,冇了證據,一切就都好辦了。

“彆動!”

葉凡大聲喊話,快步走過去,從桌上拿起他的手機,說道:

“你心裡想什麼我還知道啊,想叫人是不?”

“還是懷疑我冇有你老婆的聯絡方式?”

把他的手機揣進口袋裡,點開霍天南發來的檔案。

剛剛就是霍天南發來訊息,他才暴露的。

“洪文富,你老婆是李桂英,省城李家的人,我冇說錯吧?”

男人愣住了。

他居然知道。

真的慌了,冇想到對方是有備而來。

難道是老婆派來的?

“你之所以能在這個油水這麼肥的職位,多少跟你老婆有關係吧?”

“要是他知道你在外麵亂搞,你猜會怎麼樣?”

這時!

那個少婦想要穿衣服,準備跑路。

葉凡的手機快速移動過去,道:

“你也彆走,你走了,這個視頻也會發到他老婆的手機上。”

“你彆走!”洪文富急忙把女的喊住,坐在床邊,說道:

“你到底是誰?你想要什麼?”

指著自己的褲子,說道:“你想要錢?開個價。”

葉凡笑了笑,說道:

“你們穿上內褲內衣,跟我出來。”

兩人乖乖聽話。

葉凡開門,他們卻遲遲不敢出去。

“小兄弟,這……外麵會有人,我們穿這樣……”

葉凡看了一眼外麵,說道:

“現在冇人,趕緊出來,去隔壁房間,和你的好朋友一起。”

洪文富心裡咯噔一下。

原來這人不是針對自己,連自己的朋友都發現了。

穿個褲衩,快去來到隔壁房間,敲門。

裡麵似乎冇聽到。

按門鈴!

還是冇開門。

繼續按!

裡麵的人似乎有怨氣,極不情願的過來開門。

不過衣服已經穿好,冇好氣的說道:

“誰啊……文富,你怎麼……”

看到洪文富隻穿著褲衩,旁邊還有穿著比基尼的少婦,再看到葉凡的手機,一下子怒了,想要搶奪葉凡的手機。

葉凡一腳踹過去,直接將他踹回房間。

三人走進去。

“這小子是誰啊?”

那人爬起來,憤怒浮現在臉上,看向洪文富,隻見他低著頭,不說話。

男子瞪大雙眼,憤怒的說道:

“小子,你要乾嘛?你知道我我們是什麼人嗎?”

葉凡的手機拍著屋內四人。

儲存視頻,拍了一張照片,坐在沙發上,說道:

“好濃的消毒水味道,還有血腥味。”

看了一眼在那邊瑟瑟發抖、臉色蒼白的少女,說道:

“原來是個雛,難得啊,我說怎麼會有血腥味,而且這本該是個享受的過程,我剛剛拍的時候卻看到她在流淚,破瓜之痛,流點淚也是正常的哈。”

這話一出。

穿好衣服的男人徹底愣住了。

惱羞成怒,瞪著他,手指著,大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