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體內力量膨脹、幾乎要爆炸了,需要立刻發泄出來。

感覺到修為瓶頸就要被突破。

葉凡收手,說道:

“活下去!”

程湘芸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能不能儘快破陣!”

葉凡嘴角露出痞壞一笑,道:“很有料!”

說完直接消失。

程湘芸怔了一下,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當她知道葉凡說什麼時,低頭看了一眼胸部,臉頰緋紅。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舉劍、一股澎湃的力量灌入劍身,突然發現劍氣更加純粹。

這就是靈氣嗎?

殺出去!

剛跨出一步。

腳下的太極八卦亮起,照耀整片空間、乳白色泛著淡淡的青色光暈升起、璀璨無比、宛若一片星河。

驅散了所有的瘴氣,視野一下子明朗起來。

左邊不遠處。

一片敵人橫飛、慘叫一片。

轉頭看去,那是一道無與倫比的劍芒橫斬過去,形成一定的弧度,極大,涉及的範圍更大,這一劍傷及五百多人。

她想看一眼葉凡的方向,卻根本尋不到。

葉凡彷彿消失在陣法之中。

下一刻出現!

站在武建華身邊,武建華這邊的戰鬥還算順利。

“前輩!”

葉凡抓住他的肩膀,說道:

“你去殺個人。”

“誰?”

“走起!”

葉凡抓起他,直接丟過去,與此同時、又一道劍芒為他開路,直斬到陣法的邊緣。

武建華再次落地。

眼前出現了一位術法者,雙手結印,執掌封印、牽動陣法。

二話不說,一劍橫斬,將此人斬殺。

葉凡看向跟武建華組隊的幾人,說道:

“你們也去!”

先斬出一道道劍芒,再將人丟過去。

劍芒在太極八卦的作用下,越發強大、根本無人能擋。

噗噗噗……

術法者一旦被近身基本就飛了。

被一刀一劍收割生命。

“補位……額……”

寶月麻裡掌控陣法,感覺到控陣人被殺,馬上喊人補位,他們的術法者雖然遠遠少於武者,但補位足矣。

話還未喊完,喊不出來了。

葉凡出現在她的麵前,整個人直接傻眼。

“你怎麼找到我的?”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我本不想這麼快殺你的,但我的人不斷被殺,我不得不儘快解決戰鬥,你們的陣法對我冇有影響,但對他們影響頗大。”

話音落下、劍光掠過,一劍割喉!

寶月麻裡一死,整個陣法的威力就弱下來。

原本感覺到千斤重、修為被壓製,現在已經感覺到慢慢回升,但還冇到徹底解除的地步。

他們的術法者也有一百多人。

及時補位。

葉凡回到整個陣法的中間,又看到一位隊友被殺。

以尺化劍、劍指天穹、無儘劍光衝破陣法、在這白雪飄零的寒冷冬天裡璀璨耀眼,卻帶著滾滾殺意。

淩厲的劍芒展露出來。

一個個殺控陣人,太慢了,敵人也可以不斷補位。

這是破陣的最佳方法、但卻不是最快的方法。

他打算用嘴粗暴的方式破陣,強行破陣。

就像麵對港島術法者一樣,以蠻力破陣。

這一道劍光堪比劈開富士山的那一道,直逼天穹,劍芒耀天,即使遠在接應點的青龍等人都看到了。

劍意滔天、殺意瀰漫、劍氣縱橫而肆意,大道之力在共鳴、空間在顫抖、空氣中似乎泛著淡淡的青色飄過去,斬破一切。

這一劍,要斬向監獄大樓。

“誅仙劍式,第三式:劍斬南天門!”

斬落!

“這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