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方的葉凡殺到無人敢上,

一劍不知斬下多少亡魂,看到監獄的一角都被切斷,震驚不已。

這可是特殊材質打造出來專門關押武者的監獄,不但被一劍切掉一角,還被斬破了所有的陣法。

葉凡見無人敢上,帶著程湘芸等人踏入監獄內。

無人敢攔。

“好強啊!”

這是跟隨在葉凡身旁的神龍組成員發出的驚歎。

不僅僅是東瀛國武者驚歎,他們也被驚到。

葉凡的強大,他們從未見過這般強者。

闖入監獄。

一種潮濕、陰森的感覺傳來。

監獄牢房內的人早就感受到外麵的動靜,充滿好奇心,紛紛圍觀。

葉凡看著一個個露出腦袋的囚犯,說道:

“湘芸,你發表一下講話?”

程湘芸看著這些渴望的眼神、各種膚色的人類、說著各種語言,嘴裡不停的阿巴阿巴,不知說啥,道:

“吹牛,你比我擅長,還是你來吧!”

“……什麼吹牛,我這麼真誠的人在你眼裡就這麼差嗎?”葉凡無語了,放慢腳步,往前走去,說道:

“諸位武道世界的朋友們,我是來自華夏的武者,我知道你們在這裡受困多年,對東瀛國武者苦不堪言,我跟你們一樣,雖然我人在外麵,但我的心一直跟你們在一起,對他們痛心疾首,恨不得抽他們的筋、喝他們的血,今日我是來解救你們的。”

“但是呢……你們會不會做事啊,給老鐵們打開牢房啊……”

神龍組的人在此大開眼界,葉凡前輩太能吹了。

趕緊打開牢房。

在他們的身後有大批的東瀛國武者緊緊相隨、手持利刃,前麵也有,但都不敢殺上來。

用蠻力打開牢房,囚犯驚呼、同時表達出對東瀛國武者的憤怒,甚至已經有人忍不住殺過去。

葉凡繼續他的演講,道:

“老鐵們,你們都是來自全球各地的佼佼者,你們中可能有人聽不懂我說的話,但我給你們打開牢房已經表達了一切,我跟你們是一家人,東瀛國是我們共同的仇人。”

“你們也看到了,我們才幾個人殺進來,為了你們,我們連命都不要了,你們纔是我的家人呐,出來之後,你們跟我一起殺出去。”

突然,一個黑人攔在葉凡麵前,擋住他的去路,用蹩腳的華夏話說道:

“親愛的華夏人,很感激你救了我們,我們是不是現在就殺出去,裡麵有鬼,不好對付的。”

葉凡看著他,黑乎乎的,在這潮濕的監獄內,還真不注意看出來是個人,說道:

“兄弟,你也看到了,我們前有狼後有虎、你們都什麼修為啊?大部分都是內勁和外勁吧,最強的也就是化勁,我呢,我是化勁,你覺得咱們能殺出去嗎?咱們需要裡麵的強者的幫助,你趕緊給那個白人大哥打開,讓他出來,他是丹勁……”

慢慢走進去。

跟隨者越來越多,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武者,他們對東瀛國武者仇恨已經深入骨髓,有人忍不住已經開打。

葉凡纔不管,愛打就打,打得激烈點,我還要發表演講呢。

前後兩邊都有東瀛國武者夾擊,被釋放出來的人已經和他們開打,同時釋放出來的人也在給其他人打開牢房。

現在屬於外圍,牢房道路縱橫交錯,葉凡在轉悠。

順便演講,慷慨激昂,被關押的都是自家老鐵,都得放出來。

囚犯們並冇有兵器,隻能從敵人手中搶,他們心中積壓的怒火徹底爆發出來,嘴裡還說著聽不懂的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