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未曾見過,但聽過不少關於他的事蹟,陸文超前輩並不是神龍組的人,不過天賦極佳,在武道世界行走也是極其囂張的人。

最出名的是他身上揹著三把長刀、三指寬,方形,三刀齊出,敵人必死,也算得上是一方霸主的存在。

隻不過後來突然冇了他的訊息。

有傳聞說他深入某處大凶之地,死了。

也有人說他在大凶之地遇到了巨大的機緣,閉關修行,至今未出。

結果卻是被關在這兒。

“程小姐,這位前輩是……?”

程湘芸看著走在前麵,揮劍殺敵的葉凡,說道:

“他是我們華夏剛剛冒出來的一位強者,他的人被抓進這個監獄裡了,我們聯手合作,你知道有一個叫廖俊逸的人嗎?”

這人搖頭,卻有人站出來。

“我知道,我知道。前幾天我還聽說他並不是武者,但被重點看押,說是等人來救,難道是他?”

“你知道他被關在什麼地方嗎?”

“這就不知道了,不過從我監獄路過,好像是往下麵去了。”

程湘芸歎了口氣,看來真的是在最下麵了,說道:

“我們會有人在外麵接應你們,如果找到機會逃出去,大家都不要走散,這幾位都是我們的人,你們聽從他們的指揮,想要活著離開就得聽話。”

說完,加快腳步,朝著葉凡走過去。

正準備喊葉凡,被葉凡一劍斬殺一位用劍宗師的胸膛、濺出大量的鮮血,濺了她一臉,但她並不在乎。

已經有不少罡勁期武者和葉凡並肩作戰,都是國外武者。

葉凡回頭看她,道:“怎麼了?”

程湘芸說道:“廖俊逸應該在最下層,我們必須……”

話未說完,目光盯著下方的一位武者,說不下去了。

葉凡砍下去。

那是一位持刀的老婦,眼眸深邃,微微抬額,看向上方,穩如泰山。

“認識?”

“入道境武者米津良子!”

米津良子,入道境巔峰,在東瀛國屬於傳奇般的人物,乾癟的皮膚,看著像是個弱不禁風的老婦。

右手拿刀,腳穿木屐鞋,一身黑衣有些蓬鬆,麵對葉凡的隻是並冇有絲毫的慌張,反而有幾分期待。

她希望這一戰能讓自己突破到地仙境,她渴望一場戰鬥。

看著巨大的窟窿、滴落下來的鮮血,她有幾分期待。

不過依舊保持高冷,不曾言語。

葉凡和她對視一會兒,說道:

“這人不錯,不過和她的戰鬥你們不能靠近,會傷到你們,你們需要在這兒上麵待著。”

程湘芸回頭看了一眼,到處都是戰場,很多囚犯已經和東瀛國武者打起來,而東瀛國武者都是完好無損的飽滿狀態,大多囚犯身上負傷,人數差距頗大。

呆在上麵恐怕也會被群毆。

特彆是上麵還有宗師境武者,這些強者之所以冇殺上來,那是因為有葉凡在,他們在忌憚。

“你一旦離開,這些東瀛國武者將會如同瘋狗般撲過來,我們這邊傷員太多,恐怕不敵!”

葉凡環顧四周,大樓還在區域性坍塌,很多廢墟已經變成戰場。

囚犯們在監獄裡本來就有傷,而目前能出來的囚犯基本都是罡勁以下,隻有幾位罡勁武者,恐怕不敵。

必須要幫助他們拖延一點時間。

腳下一跺,腳下的陰陽圖泛起黑白兩種顏色,將大部分人包圍在中間,將最外麵那些並未參與戰鬥的武者隔絕在外麵。

雙手結印,祭出一個封印,牽製在陰陽圖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