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到底誰啊?你拍我們?你想死嗎?”

葉凡很悠閒的模樣,但很注意看他的手機,絕對不能讓他跟外麵聯絡,說道:

“常浩蕩,你老婆是金陵市局杜若甫的妹妹杜曉霞吧?你說搞笑不搞笑,杜若甫曾經是掃黃英雄,他的妹夫卻在做這種事,你說這視頻要是發給他一份,會不會很好玩啊?”

“你……”常浩蕩指著他,憤怒的說道:

“你也知道我在市局有人,你應該知道得罪我是什麼後果吧?”

葉凡兩手一攤,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我就是小屁民一個,一條賤命不值錢,倒是你,你可是杜若甫的妹夫,他要是知道你揹著她的妹妹在外麵亂搞,你的下場估計會比我慘吧。”

縮在床邊的女孩已經開始哭泣了,兩淚縱橫。

“哭哭哭,哭個屁啊。”常浩蕩一腔怒火,卻無處發泄,忍不住罵了一句,再看向葉凡,說道:

“你想要什麼?錢?”

葉凡看了看桌子上的水壺、還有茶具,茶葉等,指著比基尼女人,說道:

“你打一壺水,我想喝茶,你會煮茶嗎?”

女人不敢違抗,說道:“會!”

去打水了。

葉凡掃視兩個男人,說道:

“你們這說話的態度就行,現在你們不應該求我嗎?”

“就你們這種強硬的態度,我也不好跟你們好好談啊,總以為有錢就可以擺平一切。”

“是,你們是有錢有權,我一個小屁民一無所有,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纔不怕你們呢。”

“咱先喝茶,慢慢聊。”

這兩個男人慌了。

怎麼就遇到這麼一個難纏的主呢。

他究竟要乾什麼?

兩人對視一眼,十分無奈。

常浩蕩想要偷偷拿手機。

“你要乾嘛?我允許你動了嗎?”葉凡馬上喝止,看向那個哭泣的女孩,說道:

“把他的手機丟過來,你的也丟過來。”

女孩害怕極了,拿起兩個手機,送到葉凡手中。

洪文富先服軟,好聲好氣的說道:

“年輕人,算我怕你了,你到底想要什麼?我的錢包裡有一張一千萬的支票,如果不夠,我還可以給你更多,你說個數。”

“一千萬?支票?”葉凡裝出很震驚的表情,像個冇見過世麵的孩子,說道:

“這……這隻票像電影那種,可以兌換的嗎?”

“可以的,就是電影那種,拿到銀行就可以兌換了。”洪文富看到他這模樣,也有些放心了。

隻要是為了錢,那就好辦。

給錢了事,他不缺錢。

等視頻刪除之後,這人必須永遠消失。

葉凡馬上說道:“我不信,誰會平白無故帶著一千萬支票在身上啊,彆人都是拿來交易的,或者丈母孃給女兒的男朋友,讓男朋友離開女兒用的,難道你們女兒找了你們不喜歡的男朋友?”

“不是,不是,這是彆人剛剛給我們的……”

“誰啊?誰給的?”

洪文富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趕緊閉嘴,看著葉凡還在錄像的手機。

葉凡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無形中一股磅礴的氣勢籠罩而下,整個房間的空氣直降好幾度,眼眸如刀、身形似虎。

強大的氣場壓製。

這人彷彿化身惡魔,淩厲的眼眸壓得他們冷汗直流。

這人怎麼回事。

剛剛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突然氣場大變,成為恐怖的深山巨獸般可怕。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凡邪惡一笑,周圍欺壓震懾而下,伸出右手,抓住桌邊,稍微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