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主動出擊。

一劍殺去。

劍勢如長虹倒掛、殺向斬來的刀芒、撕裂空間、速度之快讓人始料未及、根本冇看不清。

劍勢無敵,破開一切、劍身所過、星火炸裂,無儘的劍芒都在破壞,炸開。

鏘鏘鏘……

刀芒、劍芒終於觸碰到一起。

巨大的洪流激盪而出、在互相僵持、盪出的恐怖激流對周圍的一切不斷摧殘、腳下的樓層不斷坍塌。

躲在暗處觀戰的月守加奈子感受到這一對戰,整個人麵色凝重。

她也是一名入道境強者,但此刻,她感覺到自己接不住葉凡這一劍,將心提到嗓子眼上,目光看向米津良子,更加緊張。

因為米津良子臉色很難堪、越發蒼白,明顯很吃力、麵部逐漸扭曲,反觀葉凡卻顯得很輕鬆。

呯!

終於!

刀芒出現了裂痕。

一絲破綻,便可決定生死。

利劍殺芒順勢而破,如同火箭般殺向米津良子,劍勢之快,完全看不清。

而米津良子前輩似乎遭到了反噬、嘴角溢血,她必須出手。

手中長刀揮舞、層層刀芒化作柳葉般的細芒,層巒疊嶂,瞬間爆發,來不及更多的蓄力、引動天地之力。

揮刀怒砍,踩著虛空、殺過去。

刀芒雖細,卻爆發力極強,橫斬在劍芒上。

嘭!

居然真的可以將這一道劍芒擊碎,但她的刀芒也消散了。

更糟糕的是,她人出現在葉凡的麵前,已經來不及揮出第二刀。

葉凡看著近在眼前的她,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嗖!

陰陽尺離手,化作一柄利劍、即使冇有劍的鋒芒、但絲毫不影響它穿過敵人的身軀,直接從心臟部位穿過。

噗……

大量的鮮血迸發出來,瀰漫在空中,同時濺了葉凡一身,他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滾燙、腥味很濃。

“柰子醬……”

米津良子已經成功躲避,卻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嘶喊出來。撕心裂肺。

同時怒火不斷攀升、殺意更盛、一定要殺了這個華夏人。

再次拔刀!

伴隨著一道驚雷,雷電再次擊中她的刀芒,如同剛纔那一般強大的刀芒縱橫而來。

甚至因為匆忙,威力不如剛纔那一刀強。

她也縱身而來,想要奪走柰子醬的身子,儘管被貫穿心臟,但身為陸地神仙的武者還是可以救活的。

而很明顯,她看到華夏葉凡並不打算給她機會。

葉凡自然清楚陸地神仙不是那麼容易殺死的,貫穿心臟還有生還的可能,下一步,他打算擰掉腦袋。

徹底殺死!

看了一眼那一道殺來的刀芒、眼前緩慢墜落的東瀛國女子。

一劍流星!

一道劍芒殺過去,擋住那一刀,他就可以擰掉這人的腦袋。

就在他伸手的這一瞬間,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勢力殺過來,來自地下。

“吼……”

嘶吼。

這不是人類的嘶吼,而是野獸般的嘶吼,從他的腳下而來。

不明來者何物,而且速度極快,自己根本來不及擰掉這人的腦袋,快速往後退數步。

轟隆隆……

不斷有下方的建築物被摧毀。

終於看清楚了。

一個巨大的腦袋、巨蟒的腦袋,比兩壯年男自己的腰都要大,張開傾盆大嘴、吐出長長的蛇信子、露出鋒利的獠牙。

正是朝著這個方向來。

嗷!

巨蟒直接將這名女子吞進嘴裡,隨後巨大的腦袋看向葉凡,吐出長長的蛇信子。

呼吸急促、似乎代表牠的憤怒。

那邊的刀芒和劍芒碰撞到一起,不斷激盪,而這些激盪的洶湧氣浪拍打在巨蟒身上,並未造成任何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