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牠的鱗片很堅硬、堅不可破。

“琥珀君!”

米津良子激動的看著巨蟒。

她知道這是吉元琥珀的寵物,他本不是拔刀術一脈的人,無需鎮守這座監獄,不過拔刀術一脈承諾給他的靈蟒提供武者食物,他這才留下來。

看著漆黑的巨蟒、體型如此龐大、現在隻是露出了腦袋,剩餘部分還在下方,而且似乎用了不錯的戰力。

一道人影順著巨蟒的身軀慢慢的走上來。

那是吉元琥珀,他淡定自若,從容不迫,一步一步走上來,彷彿巨蟒的肉身就是他的階梯。

終於看到兩人麵前。

“琥珀君!”

米津良子忍不住又喊了一句。

吉元琥珀看了葉凡一眼,這纔看向她,走下去,緩緩說道:

“把人吐出來吧。”

巨蟒居然能聽懂人話,將月守加奈子吐出來,儘管她被黏黏的唾液包裹,但好歹活下來了。

吉元琥珀很從容,淡定自若,站在巨蟒身旁,直接無視那邊的葉凡,這是屬於他的高傲,來自強大的實力作為資本。

月守加奈子被吐出,米津良子急忙接住,縱身一躍,遠離戰場,交給其他人,很快又回來了。

“老婆子,你是覺得我需要你嗎?”吉元琥珀轉身,看向葉凡,眼神有些輕藐,他和靈蟒必將此人擒住。

對於法武雙修,他誌在必得。

米津良子看著葉凡,說道:

“琥珀君,此人將玄氣提純到一定程度,威力可不是普通的入道境所能比擬的,你可要小心了。”

吉元琥珀嘴角微微一揚,腳下一跺,渾身發生巨大的變化,肉身豐盈,一頭白髮化作黑髮,變成青年模樣。

手持一把短刀,渾身爆發出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

方圓五公裡內的人們急忙退後,就算是從下方跳上來的宗師也感覺到恐懼。

宗師見過吉元琥珀,對於他隻有恐懼。

嗖!

整個人在原地消失。

巨大的蟒蛇並未移動,而是平靜的看著,眼神裡出現了貪婪,此人絕對美味,在牠眼中,人類隻是食物。

葉凡很平靜的站在原地,冇有絲毫慌張。

他能感覺到這位吉元琥珀確實很強,在入道境這一級彆中算是翹楚的存在,甚至一隻腳已經邁入地仙行列。

但終究還是入道境,他無懼。

吉元琥珀消失在眼前,他的速度很快,手持一把短刀,腳踩著詭異的步伐,彷彿化作一陣風。

鏘!

陰陽尺伸出,擋在左側。

擋住短刀、摩擦出星火。

吉元琥珀微微一鄂,並未停留,馬上又消失了。

他在驚訝眼前這個華夏人居然能夠捕捉他的身影,他來自北海神宮,擅長隱殺,刺殺,速度極快,身法詭異,一般人根本無法捕捉他的的身影,猜測不到他的攻擊方位。

第一次被擋住了。

他認為應該是巧合。

並未在意。

再來!

葉凡站在原地,屏住呼吸,感受周圍的空氣流動。

不得不說,吉元琥珀是他目前遇到速度最快的武者,而且身法頗為詭異,這種人挺可怕的,稍不留神,即可喪命。

鏘!

又一次擋住。

吉元琥珀驚愕了,猛然退後,距離五米,盯著葉凡,說道:

“你……你知道我的攻擊點?”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的身法確實詭異,但並不是消失,隻是你移動得夠快,讓人看不清而已,不好意思,我可以看清。”

“看來你是屬於北海神宮的人,如果你想靠速度就打敗我,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你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