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元琥珀不信邪,身影再次消失。

再次攻擊!

鏘鏘鏘……

一次次攻擊,葉凡一次次擋住,

速度極快,隻感覺到葉凡周圍出現了滿天的星火,一陣颶風不停的在他身邊環繞,彆人都看蒙了。

連米津良子都有些看不清吉元琥珀的移動軌跡,卻每次都能被葉凡擋住,她很是詫異。

突然!

葉凡手中的陰陽尺迸發出一道淩厲的劍芒,在那麼瞬間,殺出去。

“啊……”

吉元琥珀發出一聲驚叫、整個人砸在廢石中,一身狼狽。

巨蟒看到這一幕,憤怒了,

張開巨大的獠牙大嘴,撕咬過來,下麵的龐大身軀也盤旋上來,俯衝下去。

葉凡有些不耐煩,餘光看了一眼吉元琥珀的方向,說道:

“你不覺得很煩嗎?我能擋住你一次,就能擋住你無數次,還不停的用同樣的招式,我還以為你會有其他招呢,就這兒啊?”

腦袋一轉,看向俯衝下來的巨蟒,鋒利的獠牙,嘴裡大罵道:

“畜生,不要以為長得龐大就強,在你爺爺麵前你也要捱揍。”

縱身一躍,身影如閃電,彷彿消失在原地,已經來到上空。

右手握拳。

拳勢滔滔,宛若一座大山凝聚在空中,無窮的力量在澎湃。

捶下來!

巨蟒反應還挺快,張開大嘴朝上迎接過去。

欲要吞下這個拳頭。

人類的身軀在它麵前顯得很渺小。

葉凡怎麼可能讓牠吞下,身體在空中移動。

嘭!

一拳重擊,打在他的腦袋上,打得他發出嗷嗷叫,不斷壓迫向下,壓碎下方的牢房一層又一層,傳來轟隆隆巨響。

然而牠長長的蛇尾席捲過來,似乎要將葉凡捆住。

葉凡手持陰陽尺、尺邊化鋒芒,猛然刺過去。

噗……

“吼……”

陰陽尺刺入半截,大量的鮮血流淌而出,弄得牠巨大的腦袋在下麵亂撞、不知撞倒了多少個牢房、地麵不斷動盪。

葉凡將陰陽尺抽出來,牠急忙將身軀拉下去。

“靈蟒……”

吉元琥珀很著急,手持短刀、有些狼狽的殺過去,刀芒尖銳鋒芒,速度極快,宛若閃電,一刀直入。

葉凡見狀,一拳轟下。

冇有花俏的招式,從上而下,巨拳滔滔轟殺下去。

“啊……”

將他也打下去了。

這一幕被眾人看在眼裡,都充滿驚愕。

吉元琥珀的威名顯赫,甚至比米津良子都要大,應該擁有更強的實力纔對啊,可這戰鬥的動靜似乎小了點。

而且隻有被暴打,冇有一次成功。

隻有葉凡感受到吉元琥珀的速度是真的快,恐怕一般的入道境還真擋不住他的詭異身法,還有速度。

“琥珀君……”

米津良子有些傻眼了。

冇想到琥珀君居然根本無法傷到葉凡。

墜落低層的吉元琥珀和巨蟒躺在地上,一人一蛇已經充滿怒火,看著底層已經被他們弄得七零八亂。

很多牢房都已經被打爛。

他站起來,往上看了一眼,說道:

“靈蟒,是我低估了敵人的強大,看來我們需要再次合作了,此人很強,等我逼問出法武雙修的竅門,一定給你當食物,肯定對你的修行有很大幫助的。”

縱身一躍,站在巨蟒的腦袋,一身殺意,滿腔怒火在瀰漫。

要動真格了。

“殺!”

巨蟒龐大的身軀快速爬上去,吉元琥珀站在巨蟒腦袋上,眼眸如刀,殺意漸盛。

“老婆子,助我一臂之力!”

他終於不高傲了。

米津良子手持長刀、隨時拔刀而出,蓄力、天空那朵黑雲再次出現驚雷,小雨開始降落,磅礴的氣勢席捲四周,滾滾天雷炸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