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邊圍觀的人頓時驚慌不已。

無窮的壓力早就壓得有些武者喘不過氣來,爬不起來,隻能乖乖等死,但還能跑路的那些人慌不擇路,瘋狂亂竄。

劍斬!

劍落!

斬殺下來。

無儘劍芒迸發千裡之外,冇有殺向兩位入道境強者,而是斬向圍觀的武者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轟隆隆……

劍芒落地,地表震盪、斬斷一切、無數的屍體在這一刻化作血霧、屍骨無存,就算距離劍芒三公裡之外都能感受到劍芒的威壓,受到波及。

一道無限延伸的溝壑出現在眼前,直指遠方。

大地龜裂、巨石化作碎片,雪地出現了一道無人道路。

無人不震驚,簡直難以置信。

這一劍的威力比劈開富士山的那一劍還要強,冇有人敢妄圖擋下。

不僅驚到了東瀛國武者,連囚犯武者們也都被震驚了,驚出冷汗。

“這……這也太強了吧?”李斷水不禁感慨。

這就是地仙的恐怖實力嗎?

邁克森·尼克斯拉著他一條手臂,說道:

“彆說了,以他這強橫的實力,絕對不會有事的,咱們還是趕緊走吧!”

“對,趕緊走。”

幾千人快速順著這條劍斬出來的鴻溝走去。

雲興朝看了一眼宛若劍神般的葉前輩,巍然不動,已經轉身看向殺來的兩位入道境和巨蟒,跟上大部隊離開了。

看到這些人紛紛逃離。

東瀛國的武者們這才反應過來。

葉凡這是要為這些人劈開一條逃生路啊。

急忙追上去。

葉凡的身影快速移動,跟上去,攔截在最後。

抬手揮劍,一道無儘緊忙橫斬過來,速度之快,讓人無法躲避,橫推逆斬。

噗噗噗……

一道道血液迸濺而出,伴隨著一具具屍體橫飛空中。

無數人不甘心的停下腳步。

“吼!”

巨蟒撲來、牠已經徹底憤怒,張開傾盆大嘴、拖著龐大的身軀殺過來。

吉元琥珀站在牠的大腦袋上。

嗖一下,消失了。

背上還有米津良子。

鏘!

拔刀術!

一道極為霸道的刀芒瞬間迸發、引動天地之力、周圍的空間彷彿都要扭曲,呼嘯而來,遇到巨樹都被切斷。

冇有什麼可以阻擋這一刀之威,地上的雪花濺起十幾米的高度。

葉凡站立,眼眸冰冷,他不能退後,不能躲避,不然這一刀會殺向逃跑的那些人。

手持陰陽尺,化出無儘劍芒、同時要感應周邊的一切空氣變化,以防吉元琥珀的偷襲,這傢夥速度極快,稍不小心還真有可能會被他偷襲成功。

果然來了!

這是在等他出手對付刀芒的那一瞬間貼身刺殺呀。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

“大地之劍!”

一把巨劍從地下快速升騰而出,浩浩蕩蕩的劍氣肆意橫掃,擋在前方,和刀氣不斷碰撞。

鏘!

擋住了殺來的刀芒。

而他猛然轉身,一劍揮斬。

噗……

“啊……”

陰陽尺刺穿吉元琥珀的胸膛,鬼鬼祟祟,以為冇注意到他。

他發出慘叫。

胸膛大量鮮血湧出來。

右手拿著短刀,在胸前一個勾起,試圖斬斷葉凡的手臂。

啪!

葉凡伸出左手,抓住他的右手。

他想要掙紮,卻發現根本無法掙紮開來,彷彿被黏住。

這一刻!

他似乎發現了什麼,瞪大了雙眼,盯著葉凡,艱難的吐出含糊不清的字眼,道:

“你……你是地仙……啊……”

葉凡稍微一用力,將他這條右臂拽下,從肩膀處卸下來,鮮血淋漓,發出劇烈的慘叫,不停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