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走到茶幾邊上,坐下,說道:

“你說的有點道理,但你應該知道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彆人修煉冇問題,不代表你修煉就冇問題,我聽你們剛剛的談話,應該也知道我在東營國的事,你們覺得我會看上你們的修行功法?”

幾個人依舊沉默。

葉凡繼續說道:“我是醫生,你們在我眼裡就是患者,我就說你吧,你的丹田出現了裂痕,而且越來越大,如果你繼續修行下去,你會爆體而亡,如果我給你治好了,但你繼續修行,如果真的是因為功法的原因,那我豈不是白白浪費了時間?”

女子猶豫了一下,說道:“請給我一點時間,我需要請示一下師父。”

葉凡看向其他人,說道:“你們也需要時間?可以,反正是你們自己的事,既然如此,那我就去睡大覺了。”

“等會兒!”一名中年男子喊住他,拿出一本發黃的冊子,遞過去,說道:

“我可以現在給你看!”

葉凡接過來,直接翻開,其他人很自覺地移開目光。

看了一眼,葉凡居然發現有點眼熟。

這裡麵的修行路數,引動氣勁遊走、居然有幾分修仙的味道,卻又不對,問道:

“梁初心是你什麼人?”

男子頓時眼眸一凝,說道:“你認識我師父她老人家?”

葉凡這才恍然。

當初師父帶他來港島,找的其中一個術法者就是梁初心,並且兩人研究了修仙之法,看來這位梁初心老太婆是將其融入術法者的修行中,這才導致出了問題。

“你的修煉之法有問題,你們這一脈,應該不少人出現問題吧,我說的是修煉你這功法的。”

男子點了點頭,說道:“師父說了,這門功法還不成熟,挑了我們幾個人進行修行,如果遇到什麼問題,應該及時停止,並且找她解決,可她發現問題,也解決不了,隻是讓我停止修行,我的身體出現了問題,也無法修行其他功法,而且身體還一天如不一天。”

葉凡把功法交給他,說道:

“遇到我算你走大運,我可以治,說起來,你的問題也跟我這一脈有點關係,我先給你治好,你再去找你師父,讓她把其他人都送過來。”

“跟你這一脈有關係?”男子有些詫異。

其他人也有些詫異。

葉凡站起來,說道:“你跟我進來,我給你治療,芷蘭,你也進來,我一會兒開個藥方,你去抓藥。”

走進一個房間。

葉凡讓男子解開衣服,平躺在床上,露出結實的肌肉,身上還有一些傷疤。

開始施針!

古針法施展出來,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周圍的空氣似乎改變了流動的速度,更令人驚奇的是一縷縷青色的光暈從四周飄蕩過來,以銀針為媒介,進入病人的體內。

外麵眾人都有些嘀咕。

“霍總,這葉凡到底是什麼人?你可清楚?”一位老者詢問道。

霍東昌將目光看向老婆。

李倩雪把認識葉凡的經曆說出來,苦笑說道:

“我當初並不知道他是武者,後來才知道,而且最近東瀛國奈武監獄的事,你們也都聽說了吧?葉凡可不是一般的武者,斬殺陸地神仙的存在,。”

“各位前輩,我相信葉凡,你們都是武道世界的人,但實力差距擺在那兒,葉凡不至於偷窺你們的功法。”

老者再次詢問,道:“葉凡說魯文曜的疾病跟他這一脈有關?還認識梁初心前輩,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