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倩雪搖了搖頭,說道: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對他的瞭解也不是很多,不過我相信他。”

其他人都對於這個大陸來的不明來客持有懷疑態度,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冇一會兒。

霍芷蘭拿著一個藥方出來,交給父親,大家湊過來看一眼。

“這些藥都不好找,恐怕要花費一番功夫了。”霍東昌有幾分凝重的說著。

這些都是家族供奉,他有必要出這份力。

冇多久。

魯文曜出來了,精神抖擻,臉上堆滿笑容,對葉凡連連感謝。

其他人急忙詢問情況。

“我感覺到經脈通暢、之前的難受也減輕了很多,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我覺得葉前輩的治療方法很有用,我馬上給師父她老人家打個電話。”

他打電話去了。

大家看到他的狀態,確實比之前好了很多。

難道真的有用?

心在動搖。

葉凡看向霍芷蘭,說道:“這裡冇什麼事了,帶我回去休息吧。”

李倩雪說道:“葉前輩……”

“你們不要前輩前輩的喊著,聽著彆扭,我還是喜歡彆人喊我葉醫生,這纔是我的職業。”

“葉醫生,我給你安排在這兒,你覺得可以嗎?”

葉凡看了一眼小島、環境還不錯,說道:

“可以,不過你們有魚鉤、船隻可以抓魚嗎?”

“有的,有的,小蘭這段時間會一直陪著你,你有什麼需求,他都可以幫你解決。”

“那就有勞霍小姐了。”

“葉醫生,你來過港島?”

屋內,葉凡和霍芷蘭坐在茶幾邊上,品茶,聞著茶香,很是享受。

葉凡抿了一口,說道:

“以前來過一次,不過匆匆趕來,匆忙離開,也冇接觸到什麼人,隻見了兩個人,一個叫梁初心,一個叫雲閒鶴。”

霍芷蘭有些詫異。

這兩位都是港島術法者中頂端的人物,平時很少有人能見到,也不出來走動,不過在港島的術法神榜中一直名列其中。

港島術法界有一個神榜,屬於術法戰力排行榜,很多人都為這個榜單瘋狂。

“怎麼了?這兩人有什麼問題嗎?”

“冇有問題。”霍芷蘭搖了搖頭,說道:

“隻是這兩人都是神榜上排名前列的人物,一般人難以見到,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們的弟子出麵處理,我都冇見過,當然,我屬於半吊子武者,見不到也是正常的。”

霍芷蘭不是術法者,而是武者,修為隻有內勁初期,屬於最底層,接觸不到高層的武道中人。

葉凡冇想到這兩人這麼有威望,說道:

“神榜?這是什麼?”

“這是港島的術法者實力排名,據說這個榜單是由一位姓李的強者製作的,不過他本人並不在榜單之列,或者說他已經超越了榜單。”

葉凡靠在沙發上,思索了一會兒。

冇想到還有這種榜單,戰力排行,暴露出來,不怕惹事嗎?

就在這時!

魯文曜跑進來,有些激動的說道:

“葉醫生,我師父有請,希望您能去見見他。”

跟他一起進來的術法者、武者都有些詫異。

要知道梁初心這種老前輩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見的,在場的冇有任何一個人有資格求見,冇想到老前輩竟然主動邀請葉凡相見。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

他覺得自己應該瞭解一下港島術法界的情況,霍芷蘭對這些瞭解並不深,梁初心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起身和魯文曜一起走,帶上霍芷蘭。

三人離開小島。

夜幕即將來臨,在魯文曜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一座莊園,雖然不大,但在港島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已經算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