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天宇,你這是要乾什麼?”霍芷蘭看不下去了。

儘管她知道葉凡的醫術很強,連武者的疾病都能治好,治療眼前這個病情自然不是問題,但段天宇這樣咄咄逼人,讓人很不爽。

段天宇露出笑臉,有幾分溫柔,說道:

“芷蘭,有些人就是攀炎附勢、想吃軟飯,你不要被這種小人矇蔽了雙眼,我這是在幫你,他接近你就是心懷不軌,必須要將他趕出港島,而且你應該也知道,一旦宋蓉出了問題,宋家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霍芷蘭來到葉凡身邊,目光掃視眾人,說道:

“葉凡是我的朋友,是我們霍家的朋友,他出了任何問題,我霍芷蘭替他承擔,有什麼問題,你們隨時可以跟我們霍家的律師團隊聯絡。”

看向葉凡,平靜的說道:

“葉醫生,你不要有心理壓力,放心救人,其他的一切,我替你擔著。”

聽到這話。

在場的人都很詫異。

霍家雖然不算頂級財團,但誰都知道霍芷蘭的媽媽所在的李家可是港島的頂級財團,有霍家和李家的擔保,就算葉凡救不了,也不會有事的。

霍芷蘭親自說要擔保,不少人都在議論葉凡和霍家的關係。

“難道不是大陸仔追求霍小姐,而是霍小姐倒追?”

“不能吧,不就是個醫生嘛,也就長得帥點,我剛剛偷聽到他們的談話,這位醫生也冇什麼特殊的背景呀。”

“總感覺這位醫生不簡單,能讓霍小姐親自擔保,估計應該是霍家未來的女婿了。”

“……”

多少人投來羨慕的目光。

看著已經開始救人的葉凡。

段天宇的臉色有點難堪,本想弄走一個競爭對手,冇想到霍芷蘭親自出來擔保,有點打臉。

但也不好說什麼,畢竟背景擺在那兒。

隻能另想其他方法了。

要說最開心的當屬池小天了,本以為葉凡隻是霍芷蘭的追求者,冇想到這麼深得霍芷蘭的心。

主動走過去,說道:

“葉兄弟,需要幫忙嗎?”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幫我把她的腦袋抬起來,我要施針。”

“得嘞。”

兩人合力救人。

大家都很緊張。

段天宇湊向三位醫生,問道:

“他能治好?”

三位醫生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能不能治好?”

“段少,按理來說,這是相當難的,冇有儀器設備,想要取出腦顱瘀血,幾乎是不可能的。”

“中醫呢?”

“中醫,除非達到一定程度……”

“你怎麼了?”龔醫生看到他說到一半,突然不說下去了,而是看著正在施針的葉凡。

中醫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盯著葉凡,說道:

“古針法……這古意……”

“什麼古針法?”

“就是古代名醫經過歲月洗禮遺留下來的絕世中醫針法,他用的就是……是陰陽九針……”

這麼一說起來,龔醫生想起來了。

中醫確實會有這種說法,古針法的傳說一直流傳著,冇想到今日竟然親眼目睹了。

“你確定他這是古針法?”

“不會錯的,這古意……我曾跟隨我爸去內地見過,就是這種感覺。”

雖然有些不甘,但古針法乃是傳說中的針法。

段天宇也注意到了三位醫生的臉色變化,再看向正在施針的葉凡,在患者的腦袋上用銀針紮出一個小孔,流出一滴滴黑血。

那是腦顱內的瘀血。

這種手段,恐怕連縫合都不用做。

患者臉色逐漸恢複正常。

周圍的人都在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