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行嗎?”

葉凡詢問的目光,看著兩位喝茶的男人。

洪文富笑嗬嗬的說道:“年輕人,這樣的,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這件事我們畢竟也是收了劉家的好處,以後我當你的後台,我妹妹是省城李家的千金,後台很硬的,以後你想要再做正義之事,我當你靠山,你儘管做。”

“就是今天這件事,我們答應人家了,不好反悔啊。”

啪!

葉凡猛地一拍桌子。

實木桌子上出現了一個鮮明的手掌印,一股磅礴的氣勢強勢逼出,冷哼一聲,說道:

“我可是在少林寺學過武功的,這件事你們要是不按照我說的做,我就把視頻發給你們的所有親戚,我跟蹤你們很久了,你們家人的聯絡我都知道。”

“你們少欺負我讀書少,可我不傻,我是要當英雄的人。”

兩人嚇的手中的茶杯掉地上了。

這氣勢是真的強。

葉凡一副傻憨憨的模樣,站起來,走向門口,說道:

“我看著你們的,要是你們夠陷害楚家,做個壞人,我就要用英雄的身份處罰你們,把你們的視頻發給所有人。”

走到門口,打開門,停下腳步。

回頭,問道:“你的那張支票放在哪裡?”

“錢包裡!”

葉凡來到隔壁房間,拿走洪文富的支票。

快速離開。

留下洪文富四人待在原地。

“文富,這……那小子究竟是是什麼來路啊?”常浩蕩總覺得脊梁骨發冷。

洪文富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們正享受著呢,他突然出現在窗戶上。不過不管他什麼來路,這人必須得消失。”

常浩蕩思索一會兒,說道:

“等會兒的鑒定,咱們……”

洪文富想了想,說道:“咱們的有兩手準備,必須馬上聯絡劉誌輝,讓他處理掉那小子,在咱們鑒定會出結果之前處理掉,不然他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真的知道我們親戚的聯絡方式,那就壞了。”

洪文富目前擁有的一切都是孃家的關係才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孃家人一怒,他就得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劉家可保不住他。

常浩蕩也在害怕,自己的大舅哥是掃黃英雄,充滿正義感的警察,他能坐在今天這個位置,多多少少跟姐夫有點關係。

要是今天這事被大舅哥知道,自己恐怕難以逃過牢獄之災。

小小的嫖娼都給給你整個十年八年的,有的是手段。

“你說的冇錯,必須馬上處理掉這個人,他孃的,縱橫風流這麼多年,冇想到竟然栽在一個傻憨憨手裡。”

洪文富說道:“還好是個傻憨憨,不然咱們麻煩可就大了,先不管了,趕緊收拾一下,我去找劉誌輝,你先過去鑒定會那邊,我馬上來。”

洪文富回到隔壁房間,看到他們的手機都在這兒。

穿上衣服,打扮得人模狗樣,走出房間。

兩個女人也離去了。

洪文富很快找到劉誌輝,隻是將被抓姦的事情告知,並未告知葉凡威脅他們不得在鑒定會上作假。

在他看來,劉誌輝出手,葉凡必定無可遁形,無須擔心,定會在鑒定會公佈結果之前搞定。

這裡可是西陵區,劉家的地盤。

“劉少,這人來曆不明,不過看起來傻憨傻憨的,你得趕緊除掉。”

劉誌輝有些懵,說道:

“你放心,我馬上處理掉,我去調監控,我看這小子長哪個熊樣。”

鑒定產品,對於楚家來說,具有決定性意義的。

楚明心的罪行跟著有莫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