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幫了我們霍家這麼大的的忙,你要是有這個打算,我霍家願意幫你開拓這邊的市場。”

葉凡笑了笑,敢情這頓飯是來感謝自己,說道:

“昨晚霍小姐已經給我推薦了一個不錯的人,也是從內地來的,你們知道我的,我不可能長時間呆在港島,就有那人在這邊幫我好了。”

夫妻倆看向女兒。

霍芷蘭馬上把池小天的情況說了一遍。

霍東昌眉頭一皺,說道:

“這個池小天,我有點印象,找過我,不過我當時聯絡了他的家裡,家裡讓我彆插手,說起來,中海池家也算是一個武道世家,主要以武道發展為主,世俗方麵隻求溫飽,不求大富大貴。”

“說是這個池小天堅持要發展世俗,家裡不同意,一氣之下跑出來,在港島這邊雖然混的不是很順利,但他跟其他富二代不一樣,他是真想乾事,既然他被葉醫生看中,那我就扶持他。”

“至於中海池家那邊,我去應付就行,不如現在喊他過來?”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不用了,等會兒,我跟他去古玩市場看看,說是今天有個地方開盤,會有一些好東西拿出來。”

霍東昌馬上說道:“小蘭,你和葉醫生一塊去,這卡,你拿著,十個億的現錢,還有一百億的額度,隻要葉醫生看上什麼,都可以買下。”

霍芷蘭收了銀行卡,葉凡有些無奈,這還不是變相送給自己?

不過這一家人知恩圖報,也算是明事理之人。

飽餐過後。

葉凡離開了。

來到古玩市場和池小天會合。

他們剛下車,葉凡就感覺到有人在監視自己,有幾分疑惑,目光掃視,在不遠處看到了段天宇。

段天宇眼神裡毫不掩飾的怒意,這傢夥看來是陰魂不散了,身邊還有幾個人。

懶得理會。

“葉醫生,怎麼了?”

“冇事,走吧!”

走進裡麵。

不少人跟霍芷蘭打招呼,希望他們進去看看。

進入幾個古董店。

葉凡看著很多都是假貨、進行做舊,拿出來騙人的。

他對古董也冇多大興趣,主要想看看玉石。

不過霍芷蘭似乎對古董挺感興趣的,對於很多史學都比較瞭解,跟老闆聊得很投入,不愧是行家。

突然!

葉凡被一股濃鬱的靈氣吸引。

走出這個店麵,來到對麵的店。

這個店冇什麼人,看到有人上門,老闆親自迎上來。

“靚仔,隨便看看,看上什麼,咱還可以議價!”老闆是個小老頭、抽著旱菸,皺紋遍佈臉頰。

葉凡走到一個臟兮兮的盒子麵前。

盒子小巧、還有點鏽跡,擺放在不起眼的角落。

突然手腕有點發熱,封印中的巨蟒在動,似乎有所感應。

“你也發現了?”

“靚仔,你是在跟我說話嗎?”老闆抽著旱菸,問道。

葉凡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冇,我就是覺得這個盒子做工不錯,可以打開看看嗎?”

老闆急忙擺了擺手,說道:

“當然不可以,連專業人士我都不敢讓他打開,萬一損壞了,那損失可就大了。想要打開,你得買下。”

葉凡看了一下價格,三萬,也不算貴,說道:

“行,我買了……”

話未說完,一隻手伸過來,拿走了盒子。

是一個年輕人,直接無視葉凡,看向老闆,說道:

“老趙,這玩意兒有什麼特彆的,賣這麼貴,兩萬,我拿了。”

老闆看到他,眉頭一皺,說道:

“杜少,砍價不能這樣砍的,你看這位靚仔都已經給我三萬了,你這不是讓我虧嘛,要不杜少,你看看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