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倆愣著乾嘛,揍他呀!”

杜少已經和池小天扭打在一起。

兩位大漢也怒了,朝著葉凡一拳轟過來,胖胖的大手,拳頭也很大,似乎很有力量。

葉凡看著兩個揮來的拳頭,站在原地,把盒子放好,直接揮出兩拳。

“額……”

“啊……”

兩名大漢的巨大身軀直接橫飛,重重的砸在地麵上,滿臉震驚。

麵目猙獰、手臂斷了、驚恐不已。

轉頭就跑,彷彿見了魔鬼般。

不少人圍觀上來。

池小天和杜少還在打,兩人你一拳我一拳,身上不知有多少淤青。

葉凡對池小天的好感度倍增。

杜少看到自己的兩個打手居然跑了,詫異的看著葉凡,失了神,被池小天抓住機會,一拳將他打倒在地。

坐在他身上,一拳接著一拳懵打在她的臉上,他用雙手擋住。

“住手!”

段天宇在旁邊,終於看不下去了,出口嗬斥。

池小天這才停下,爬起來,還一臉不服。

杜少站起來,憤怒的指著他,怒道:

“大陸仔,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怎麼?還要打嗎?”池小天冷哼一聲,退到葉凡身邊。

段天宇盯著葉凡和池小天,咬牙切齒,努力壓製怒火,餘光看向圍觀人群中的霍芷蘭一眼。

若不是霍芷蘭在這兒,他絕對要弄死這兩人。

“兩個大陸仔,懦夫,就知道躲在女人的背後,算什麼本事,有種咱們找個地方練練呀。”

葉凡對他翻了翻白眼,道:“傻逼!

“你說什麼……”

“傻逼!”

“你……”

“傻逼!”

“段少,這你都能忍?乾他!”杜少忍不了,不過身上的傷口還在拉扯,疼!

段天宇的目光看了一眼霍芷蘭,說道:

“我就不信你們能永遠躲在女人背後,我們走。”

兩人轉身離開。

圍觀的人都很懵。

這不像是段少的風格呀,居然不敢動兩個大陸仔,簡直重新整理了他們對段少的認知。

“真他嗎解氣,嘿嘿!”池小天露出了笑容。

他當然知道段少是忌憚霍芷蘭,他也是因為知道這個,有恃無恐,之前一直被段少壓製、嘲諷,忍很久了。

葉凡卻很平靜,對於這種小人物,他從不在乎,也並不覺得有什麼成就感,拉著池小天,轉身離開。

繼續逛古玩市場。

終於來到一處原石成堆的街段。

已經離開的段天宇和杜少,氣得跳腳。

“段少,為什麼?為什麼要放過他們?”杜少現在還冇想明白。

段天宇咬牙切齒,說道:

“馬上聯絡術法者,術法殺人於無形,我要這兩個大陸仔死,就算殺了你,你也找不到證據。”

杜少急忙點頭,說道:“明白,我讓人先跟著他們,奶奶的,到時候拿他們的屍體去喂鯊魚。”

馬上打電話,聯絡術法者。

葉凡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原石,各種價位的都有,當他左手觸碰到一塊蘊含帝王綠的原石時,手腕發熱,裡麵的靈氣居然被巨蟒吸收。

葉凡嚇了一跳,急忙將手拿開,誰知巨蟒還在抗議。

看著手腕,小聲說道:

“你彆亂來,你這算是偷東西。”

霍芷蘭帶著一個老頭走過來,說道:

“葉醫生,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港島著名原石鑒寶大師萬睿達大師,一旦出手,十有九贏,相當厲害。”

“萬睿達大師,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內地來的葉凡葉醫生,對賭石這一塊也懂點,還請您多多指點我們這些晚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