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經到位,分析產品的醫生都是醫協會的成員,也得在金陵醫學界有一定名氣的。

這次的鑒定醫生有三位,分彆是賀家賀德孔,第一醫院董英媛,西陵醫院王燁霖,兩位西醫,一位中醫。

三人都可以帶上助手。

餘嘉芸和董英媛溝通過,她的助手就是葉凡。

所有的過程都是在媒體、現場觀眾麵前進行,秉著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

產品是隨即從楚家專櫃取來的,也是全程由監控跟拍。

“葉凡!”

賀德孔看著葉凡,眼眸出現寒光。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葉凡真人,但之前在直播間見到過好幾次。

賀家最近連連受辱,便是拜此人所賜。

對葉凡恨之入骨。

但這畢竟是公眾場合,下麵有各家權威媒體機構,他也不好發作。

現在他們掌控主導權,楚家必須完蛋。

葉凡也注意到他的眼眸,報以一笑,並未多說,道:

“你是賀家的人?”

賀德孔咬牙,說道:“賀家,賀德孔,賀宏正是我兒子。”

葉凡一臉戲虐,說道:

“哦,失敗我擊敗的那個賀家人?有點印象,醫術水平不咋滴。”

“賀醫生,我聽說你是賀家這一輩醫術最好的,我想你的醫品應該也不會差吧?”

“你不會在廣大媒體麵前公報私仇吧?”

賀德孔本來還能壓製怒火,他這麼一激,更多的怒火湧上來。

這小子嘴巴子一點都不饒人,跟直播間裡看到的一模一樣。

強忍!

壓製怒火。

這是公眾場合,不能失態。

擠出難看的笑容,說道:

“聽說你是楚明心的未婚夫,她現在還在被審查,你肯定很難過吧?”

“你放心,更難過的還在後麵呢,今天的鑒定之後,她將會在監獄裡過下半輩子,你要是真心愛他,就去監獄陪她吧。”

賀德孔也不甘示弱。

耍嘴皮子,他也會。

葉凡完全不在乎,很隨意的說道:

“聽說你們賀家和劉家走得挺近的,你在來這裡之前,應該見過劉誌輝了吧?他給你什麼?一千萬支票?”

賀德孔眼眸一凝,微微一愣。

這小子怎麼知道劉誌輝在這兒?

他怎麼知道一千萬支票的事?

餘光看了一眼坐在鑒定席上的兩位鑒定員。

兩位鑒定員臉色陰晴不定,眼神閃躲,互相之間交頭接耳,內心有點慌。

“他……他不是……他怎麼在這兒?”洪文富直接懵了。

這人不是傻憨憨嗎?

他怎麼是董英媛的助手?

據說劉家也曾接觸過董英媛,試圖拉到同一個戰線上,結果被一口回絕。

坊間傳聞,董英媛是拉拉,對象正是楚明心。

現在這小子和董英媛是一夥的,那麼他是楚家的人?

兩人頓時就慌了。

常浩蕩也是慌到不行,小聲說道:

“這小子之前就是裝瘋賣傻,還說什麼仗劍走江湖,簡直無恥,那麼會演,他怎麼不去當演員啊,奧斯卡欠他個小金人。”

“媽蛋,這大庭廣眾之下,劉少也不好動手,趕緊通知劉少想辦法呀。”

洪文富拿出手機,放在桌麵上,給劉少發訊息過去。

此刻的劉誌輝就在下方人群的後方。

看著台上的葉凡咬牙切齒,拳頭緊握。

一隻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粗狂沉穩的聲音道:

“劉少,你不會打算上去抓人吧?這麼多媒體都看著呢。”

劉誌輝慢慢穩定情緒,鬆開拳頭,說道:

“霍總,其實我挺好奇的,霍總怎麼會跟一個毫無背景的人有這般交情呢,甚至趕在我之前把監控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