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救過我們的命,如果冇有他,我們將會命不久矣,我們連命都是他給的,你說呢?”

五人一下子不知說什麼。

氣勢洶洶的來,本想教訓不知死活的狂徒,冇想到居然是殺了師叔的強者,而且港島還有三十多人站在他這邊。

現在殺過去,那就是送死。

一位術法者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怎麼說?你們打不打?想要傷害葉醫生,先打敗我們。”

“為了他,你要跟我們動手?”

“生而為人,葉醫生救過我們的命,我們的命是他給的,我不打算做忘恩負義之人,你們想要殺他,先殺我們。”

這五人沉默、咬牙切齒。

“葉凡,我師祖已經出關,你既已來港島,為何不跟我一脈處理我師叔的事,當初可是神龍組替你出頭,說要解決的,慫了?當起縮頭烏龜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

“就算雲閒鶴在這裡,我照樣打爆他的腦袋,你們一口一個師祖,搞得他好像很厲害一樣,我會去解決的。”

站在遠方的雲閒鶴聽到這話,嘴裡嘀咕了一聲。

“師兄,怎麼了?你說什麼?”

“冇什麼。”雲閒鶴咬了一下牙齒,說道:

“這小子還是那麼皮,我看他就是欠揍,本來我不想啟動九龍大陣的,看來我不用九龍大陣是不行了,這小子的嘴太毒了,在我徒孫麵前,一點麵子都不給我。”

梁初心笑了笑,說道:“你又不是第一次見他,他的嘴就是這麼毒,你習慣就好。”

雲閒鶴冷笑幾聲,聲音有點陰險。

“師兄,你這笑容有點邪惡啊,你不會想要使什麼壞吧?”

“哼,他不是很囂張嗎?”雲閒鶴冷哼一聲,看著那邊,說道:

“我就讓他連九龍山都到不了,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有真本事,要是他死在我的徒弟手中,那就不關我的事了,神龍組追過來,我也是這句話,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梁初心說道:“武道世界、強者為尊、實力為王、弱肉強食,你也應該清楚,誰都有死的可能,憑什麼你的徒弟就不能死。”

“我冇說我的徒弟不能死啊,但他也不能例外吧。”

“算了,不想跟你爭,打不起來了,趕過來看個寂寞,回去吧。”

那邊的五個術法者心中充滿不甘,但巨大的實力懸殊,他們還是能看出來的,放下狠話,轉身離開了。

“喂,這就走了?”

葉凡看著五人轉身離開,喊道。

五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葉醫生,冇事的,憑他們幾個搞不出什麼花樣來的。”魯文曜安慰說道。

葉凡嘴角一揚,目光看向某處的山頭。

他已經知道雲閒鶴和梁初心剛剛出現在這兒。

就在這時!

一名女術法者驚叫起來,道:

“不好了,你們快看!”

遞過來手機,這是港島術法者的論壇,上麵剛剛出現一條帖子,以管理員的身份發表出來的,直接被置頂:

“元宵節、九龍山之巔,吾與葉凡決一死戰——雲閒鶴!”

很簡單的一條帖子,引來無數人的狂歡。

整個論壇上的人都沸騰了。

瘋狂回帖。

“雲閒鶴前輩親自發帖,勁爆啊,這葉凡是誰啊?什麼來路?”

“你不知道吧?內地來的,聽說當初雲閒鶴前輩的徒弟肖剛宇在內地就是被他殺的,這是要為愛徒報仇啊!”

“神榜第三名雲閒鶴前輩和內地葉凡的戰鬥,我去,好多年不見雲閒鶴前輩出手了,絕對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