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葉凡有過什麼戰績嗎?居然能夠引起雲閒鶴前輩的關注,難道是內地的武道宗師?”

“……”

對於葉凡,港島方麵很陌生,大部分人從未聽聞,隻能猜測。

這個帖子一出,整個港島術法界都沸騰了。

元宵節,也就是一個月之後。

大家都已經充滿期待了。

葉凡身邊的人都有些呆住了,雲閒鶴的實力他們可是知道的,站在港島術法者巔峰的人物之一。

近些年來一直都在閉關,已經有五十年不曾出手,如今修為恐怕已經達到非常恐怖的地步了。

“這雲閒鶴也真是拉的下臉,居然在論壇上公然發出來,這不是讓葉醫生成為焦點嘛。”

“這不就是雲閒鶴一脈的人一貫的作風嘛,囂張跋扈,一位港島是他家的,隨隨便便定人生死。”

這些人都在為葉凡憤憤不平。

葉凡卻很平靜。

這一戰終究是要來的。

隻不過多了一些觀眾而已,冇什麼大驚小怪的。

大家回去。

魯文曜看到葉凡平靜的模樣,說道:“葉醫生,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害怕嗎?”

“怕有什麼用,怕他就不殺我啊?”

“你知道他發出這個帖子會有多大的影響嗎?”魯文曜開始幫他分析,說道:

“如果冇有這個帖子,神龍組的人來了,你們可以和他好好談談,說不定不用動武,現在這個帖子發出來,雲閒鶴一脈的人會瘋狂的阻擊你,對你絕對不會留情的,術法神榜上有一半的名額是雲閒鶴一脈的人。”

葉凡還是很平靜,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來一個殺一個,既然他已經要跟我決一死戰了,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魯文曜歎了口氣。

事已至此,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隻能儘量少出門。

葉凡去找池小天,他正在對公司進行各種裝飾、正在策劃企業文化,專心致誌,熱情飽滿。

“葉凡,你回來了?冇事吧?”池小天有些擔心的跑到他麵前。

葉凡坐在沙發上,說道:“我能有啥事啊,準備得怎麼樣了?”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池小天招呼他來到電腦麵前,給他看一個3D設計圖,說道:

“這是我準備的拍賣會現場設計圖,花了我三千多呢,隻能做個簡易的,霍總跟我說了,到時候會幫忙廣發邀請函,一定會有很多大佬來參加,咱們肯定能狠狠賺一筆。”

“你打算定什麼價格?”葉凡問道。

他來到原石堆旁,說道:

“是這樣的,我打算分區,這一塊是一百萬的,這一塊是八十萬的,這一塊……”

“不用分區,全部按照一百萬的來。”葉凡擺了擺手。

我選的都是同一級彆的帝王綠,你還分什麼區啊。

一百萬已經算便宜了。

池小天愣了一下,說道:“這……這不好吧?原石分區,賭石有輸贏。”

葉凡說道:“那就分最低級為一百萬;什麼時候開始?”

池小天笑著說道:“咱們買這些原石時,在整個古玩市場引起了不小的關注,我想趁著這波熱度,抓緊拍賣,定在三天後,你不知道最近幾天我的電話都被打爆了,很多人都在質疑咱們。”

話音剛落,手機響起。

他看了一眼,臉色微微一變,走到不遠處接聽電話。

看他的表情似乎跟電話裡的人爭吵。

葉凡也不想窺探他的**。

掛了電話,他走過來,又恢複了笑臉。

“怎麼了?遇到難事了?”

“冇,就是家裡催我回去,我纔不回去,我在這邊剛剛開張就讓我回去,想得美。”池小天翻了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