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現在這裡的三位大師都是港島大名鼎鼎的牛人,特彆是萬睿達,就算是超級大富豪都得給麵子。

葉凡看他謹慎的模樣,說道:

“那咱們就賭一把,如果他們能找出不是帝王綠,我就聽你的,要是他們找出的都是帝王綠,那就聽我的,怎麼樣?”

池小天看著三位大師專注、認真的模樣,點了點頭。

很快!

三位大師都已經選定,一人選一塊原石,抱到葉凡麵前。

“葉醫生,我們選好了,馬上解石吧。”龐剛一臉輕藐,他選的這塊絕對不是帝王綠,贏定了。

葉凡伸手過去,他想要把原石放上來,葉凡移開。

“什麼意思?”

“付錢!”

“付錢?什麼意思?”

“你們讓我解石,肯定要付錢啊,你們不買下來,我怎麼聽你們的,你們都是古玩界的老人了,規矩還要我教你們?”

“……”

三位大師麵視眈眈,有些懵。

“葉凡,你彆不識好歹,我們這是在救你,提前揭穿你的謊言,一旦到了你們拍賣會那天就會身敗名裂了,現在還來得及。”

葉凡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們會不會身敗名裂就不用你管了,按規矩辦事,如果不想買,門就在那兒,你們可以走了。”

“你……不知好歹!”龐剛氣得嘴唇發抖。

其他兩位大師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氣憤的盯著他。

“多少錢?”

葉凡輕輕拍了拍池小天的肩膀,道:“告訴他們。”

池小天看著三位大師,有點膽怯,或者說迫於大師威名,有點怯弱,豎起一根手指,說道:

“一百萬!”

“一百萬?就這三塊破石頭,你要一百萬?你怎麼不去搶啊!”龐剛大聲怒斥。

池小天再次開口,小心翼翼的說道:

“大師,是一塊一百萬,三塊三百萬……”

“我丟……”龐剛都要爆粗口了。

這件事就是搶劫!

氣得胸前不斷起伏,比黃金還貴啊。

在他看來,這三塊石頭絕對不是帝王綠,絕對不值這個價,他們卻直接按照帝王綠的價格買賣,堅持無恥。

馮會長看到三位大師被氣得不輕,急忙說道:

“池小天,你們這些定價也太高了吧?那一塊區域屬於便宜的,我們就選幾百塊那種。”

池小天怯怯的說道:“這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馮會長也被氣到了。

一百萬最便宜!

這比搶銀行快多了。

池小天看到四人的反應,也有些擔心,餘光看向葉凡,卻發現他非常淡定,彷彿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嘴角還有淡淡的笑容。

葉凡平靜的說道:“小天,大師們都來這麼久了,你怎麼也不給人倒杯茶什麼的,趕緊倒茶去。”

“對對對……”

池小天趕緊去倒茶。

四人氣憤的接過茶杯,喝了下去。

“買,我買了。”萬睿達大聲喊著,內心積壓著怒火。

第一次見到葉凡就被當眾打臉,今日他要不找回場子,他就真的冇麵兒了。

“我今天就要揭露你的謊言,我看你還有什麼臉麵在港島古玩界混。”萬睿達氣憤不已,寧願被敲詐一百萬,也要將這兩人趕出古玩界。

拿出銀行卡,遞過去,大方說道:“刷卡!”

池小天有些不敢接,葉凡接過來,讓他去拿刷卡機,直接刷出一百萬。

萬睿達聽到一百萬到賬的聲音,心在滴血。

並不是他心疼一百萬,而是覺得不止。

雙手抱起原石,高高舉起,隨後用力砸下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