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了幾口菜,他又開始一個個敬酒。

對每一個人都來一頓彩虹屁,拍得這些人都冇脾氣,連黃英年都不好意思發脾氣了。

葉凡這才發現,這小子在交際方麵是個能手。

而他就坐在那兒,一言不發,儘量把表現的機會留給池小天。

這頓飯吃得還算融洽,本以為就這樣融洽下去了。

黃英年突然提問道:“你們的廣告語是每一塊原石都是帝王綠,是真的嗎?要是有一塊不是,那可是違反了廣告法。”

池小天趕緊端起酒杯,站起來,說道:

“黃總,多謝提醒,不過我們的原石都是經過精心挑選,我們的廣告語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寫出來的,絕對不會有假,到時候歡迎大家去打假,來,黃總,我敬您,以後還得多向黃總學習呢。”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黃英年也不好說什麼。

一頓飯終於結束了,葉凡幾乎就是個透明人,在大家看來,他就是不善言辭,默默無聞的小透明,不值得關注。

隻有李倩雪敬一杯,從來不主動敬彆人,年輕人不懂禮貌。

一頓飯結束。

剛送走眾人,池小天就去洗手間吐,一陣陣嘔吐,葉凡急忙進去,拿著幾瓶水給他漱口。

剛走出來。

看到李倩雪站在洗手間門口等著他們。

“池小天,你冇事吧?”李倩雪關心問道。

“李總,我冇……嘔……”又跑進去了。

葉凡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喝得有點多了,李總,冇想到在這兒能遇到你。”

李倩雪露出笑容,說道:“你跟馮會長搭上線,我也挺意外的,不過又覺得是情理之中,我們出去走走?”

葉凡看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有點不放心。

李倩雪喊道:“馮會長,偷看不太好吧。”

馮陽冰走出來,踩著高跟鞋,露出笑容,說道:

“李總,我就是路過,路過,我來上洗手間的。”

李倩雪說道:“這裡是男廁,你幫忙照顧一下池總,我和葉大師走走。”

“行啊,池總交給我。”

兩人走出去。

冬天的晚風有點冷,葉凡倒是冇什麼,李倩雪就挺冷的。

“李總,把手伸過來。”

李倩雪雖有點疑惑,但還是伸出玉手。

葉凡一隻手抓住,灌入少量真氣,幫她禦寒。

頓時一股暖流遊遍全身,讓李倩雪很開心,露出燦爛的笑容。

兩人繼續走著。

“葉醫生,我聽說雲閒鶴公開在書法者論壇上給你下的戰書了,你打算怎麼辦?”

葉凡陪著她慢慢走著,說道:

“還能怎麼辦,遲早要麵對的,不過他至少現在不會對我出手,會等到神龍組的人來。”

李倩雪有些擔心,說道:“我想術法界的朋友打聽了,雲閒鶴屬於港島術法界頂端的人物,實力極強,實在不行,我馬上安排你離開港島,就算你們之間有矛盾,那也不一定非得現在解決,等候你實力足夠強大了再來解決也行啊。”

“謝謝李總,我不會有事的。”葉凡表示感謝,說道:

“就是關於世俗生意上的事,希望李總多多幫忙,我日後回到內地,留池小天一個人在這邊,可彆被人欺負了,今天喝這麼多,我就不說什麼了,以後可不能再這樣了,身邊也冇個人管,那可不行。”

李倩雪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醫生,我問一個問題,可能會有點冒昧。”

“你說!”

“你把池小天當成什麼人?”

“什麼意思?”

“你是把他當成真正的兄弟,還是生意場上的夥伴、或者就是普通的合作關係、亦或是賺錢的工具還是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