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他的話說,是和黑虎一戰讓他有所領悟,剛剛突破的。

兩人見到梁初心時,也表現出敬意。

當得知雲閒鶴要殺葉凡,還是一念大師授意,都有些意外。

“一念大師要殺葉凡?這是為何?”程湘芸有些著急。

她對港島是算是比較瞭解的,術法者眾多,雲閒鶴的實力更是在梁初心之上,位列術法神榜第三名,聽聞最近修為得到提升。

他真的要殺葉凡,恐怕葉凡危矣。

梁初心搖了搖頭,說道:

“雲閒鶴最近這些年一直在研究一個很凶的陣法,名為九龍殺陣,位於九龍山,小葉子,你最好彆去九龍山,可以選其他地方,或許還有勝算。”

葉凡吧砸一下嘴巴,若有所思,說道:“我現在關心的是如果雲閒鶴死了,一念大師會不會出手。”

梁初心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這個我也說不準,師父從未給我們下令要殺過某個人,這是第一次,我覺得你們一旦結束和雲閒鶴一戰,應該馬上離開,當然,如果你還有幸活著。”

“雲閒鶴說了,他會在半路截殺,他的弟子眾多,修為強大的也不在少數,其中最為傑出的有林華美、邱慧、朱隆、何定超,這幾個曾經參與過斬殺宗師境巔峰武者的存在。”

“我知道你在東瀛國殺過入道境陸地神仙,但這些人隻是其中之一,如果有聯手,未必不能殺入道境陸地神仙,對了,還有莊芝蘭、你在東瀛國遇到的,她是我師妹,不過她隻是師父的記名弟子,親和雲閒鶴一脈,她那邊也有一些強者,你都要注意,總之,你會在遇到各種各樣的圍剿堵截,我隻能祝你好運了。”

越說越覺得艱難。

一戰是難免的了,就是要如何進行。

難道要任由眾多術法者對葉凡各種堵截,佈陣斬殺嗎?

梁初心給他們講了很多注意的人,注意的事。

他們表示十分感謝。

回去的途中,蒼龍和程湘芸心情很沉重,葉凡也冇了之前的嬉皮笑臉,不過還是比兩人輕鬆一些。

神龍組的人住在酒店,葉凡回島嶼。

葉凡思索了一下,覺得還是要給師姐打個電話,讓她過來幫忙看著一念大師,不過師姐又提出要求了。

“兩年之內,必須要抱在小孩,行不行?不行就算了,我也不想過去港島,我可聽過師父說一念大師很難纏,說不定會打死我呢。”

“我現在在華夏武道界混得挺好的,天天跟秦傾城謔謔彆人的宗門寶藏庫,逍遙快活似神仙,冇必要去港島冒險。”

葉凡無奈,說道:“我保證,兩年之內一定給你生個孩子出來。”

“哼,要是做不到呢?你之前答應我什麼?還不是各種藉口拖延。”

“我保證,真的保證,實在不行,我發誓,可以了吧?”

“我信你個鬼,你的誓言連個屁都不值,我還不瞭解你嗎?”

“那我任你處置!”

“行,任我處置,我剛剛已經錄音了,我覺得吧,生孩子這事,你一個人決定不了,我給楚明心打個電話過去。”

馬上掛了。

半個小時後。

她再打過來,一臉得意的說道:

“楚明心已經答應了,嘿嘿,我一說如果我不去幫忙,你就會死,你不知道她答應得有多快。”

“那還聊那麼久?”

“這不是教她一些如何才能快速懷孕的技巧嘛,對了,我特意去請教了一些懂行的人,那些寶媽的經驗很豐富,什麼姿勢能懷雙胞胎都知道,本來我想問三胞胎的,但那個姿勢有點難,我怕你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