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槽,掛了,你趕緊來!”

葉凡簡直想罵人。

你就跟我老婆討論了半天這種話題嗎?

手機一掛,楚明心的電話就打過來。

對他各種詢問,還給急哭了。

葉凡心裡不斷咒罵師姐,這個不靠譜的師姐把自己說的那麼慘,彷彿自己明天就要死了一樣,弄得楚明心傷心欲絕,恨不得馬上飛來港島找他。

葉凡好一頓安撫才讓她乖乖待在燕京。

聊了很久。

終於掛了電話。

葉凡一覺睡去。

次日!

池小天的電話打醒了他,出門,霍芷蘭已經在門口等候。

今天是原石拍賣會的日子。

兩人出發。

霍芷蘭想要給葉凡買個西裝穿過去,畢竟是自己的主場,這一身休閒裝不是很合適,但葉凡表示不穿西裝,這樣挺好。

終於來到了拍賣會上。

剛剛進去就聽到爭吵,而且似乎還很激烈。

不少人在圍觀。

葉凡湊過去一聽,果然是在質疑他們的原石,還真是冇完冇了,不想理會,不過池小天已經過去解釋。

不得不說池小天還是很會打官腔的、還會借力,本來就是幾個低級鑒寶師在鬨事,故意找茬。

池小天直接搬出萬睿達大師出來,這幾人都不敢說話了,不過還是滿臉不服氣。

“葉醫生,你來了!”

李倩雪走過來,身邊還有一位年輕女孩,女孩的目光一直看著正在處理事情的池小天,很專注。

“李總,你這麼早呢。”

“媽,小悅。“

女孩名叫霍芷悅,正是李倩雪要介紹給池小天的侄女,穿得很漂亮,靈動的眼眸,聽到聲音急忙轉過頭來,挽住霍芷蘭的手腕,很開心的說道:

“姐,你終於來了,這位是……姐夫?”

霍芷蘭臉頰緋紅,急忙否認道:“你說什麼呢,這位是葉醫生。”

“噢,你就是葉醫生啊,我一直聽我爸他們說起你,你的醫術很厲害。”霍芷悅打量葉凡,說道:

“你的氣質冇有池小天好,也就我姐口味平淡,好你這一口。”

李倩雪怎麼會看不出女兒的情緒呢,作為過來人,一眼便能看穿,但葉醫生已有婚配,冇辦法,說道:

“小悅,不要亂說話,葉醫生已經有未婚妻了,你再這樣亂說,小蘭以後還怎麼嫁人啊。”

“哦,有未婚妻了呀。”霍芷悅點了點頭,時不時的看向池小天。

池小天可忙了,不停的接到貴客,介紹自己的公司。

李倩雪目光掃視,說道:

“葉醫生,你們之前是不是得罪過龐剛?剛纔那幾個鑒寶師就是他的人,故意來找茬的,我感覺今天的拍賣會不會這麼平靜。”

葉凡餘光掃視,人群密集。

拍賣會還未正式開始,現在屬於自由參觀原石,提前觀看,方便等會兒買下。

在人群中看到了龐剛,他的身邊還有幾位同齡人,看樣子應該也是鑒寶大師,其中還有金融大鱷黃英年。

池小天正在跟他們周旋呢,似乎有點吃力,對方畢竟是大師級的人物,在圈內名氣極大,地位極高。

“龐大師,如果您還是覺得我們廣告語存在欺詐,您可以去告我們,我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池小天也是冇辦法了,各種解釋,但身邊總是有一大堆人在質疑,其中就有龐剛在推波助瀾。

龐剛作為大師級鑒寶師,信譽度還是有的,也有很多追隨者,自然是相信他的話。

現在局麵有點難以控製,不少人表示要參加拍賣,並且很多原石都已經被做了記號,還揚言當場揭穿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