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天還想說什麼,被一旁的霍芷悅拉住,說道:

“段天宇,你存在找茬是不?誰能保證你有冇有換啊,現在拚接,拍品的每一塊原石都有拍照記錄,還有視頻記錄。”

“拚就拚,誰怕誰啊!”

下麵的人全部都是看戲的。

葉凡坐在下方,並冇有參與,他想看看池小天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現在又加上一個霍芷悅。

坐在旁邊的霍芷蘭問道:“葉醫生,你不說兩句?”

葉凡笑了笑,說道:“以你的看法,你覺得應該如何做?”

霍芷蘭思索一會兒,說道:

“拚接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不過這麼常規的方法,段天宇肯定在之前就已經想到的,需要進行特殊的方法。”

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

“用我外公家的力量,應該可以馬上調查出來,整個古玩市場都是有監控的,每一個店鋪也都會有監控,如果是我媽媽出麵,肯定可以調查所有監控,看到段天宇的一舉一動。”

葉凡點了點頭。

李家在港島的權威極大,應該是可以做到。

但他不想欠人情,先看看事情變化。

上麵還在拚接。

很快,有三塊原石拚接出來,居然跟拍賣的一模一樣。

弄得池小天和霍芷悅很被動。

“居然一模一樣,也就是說池小天在欺騙我們,這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呐!”

“好大的口氣,說每一塊原石都是帝王綠,我就說嘛,怎麼可能,就算是港島十大鑒寶大師同時出手都會有打眼的時候,一個內地來的醫生就能比鑒寶大師厲害?我不信!”

“池小天,你還有什麼想說的?你們欺騙消費者,在我們港島可是一件大事。”

“……”

一下子。

池小天麵臨眾多的口誅筆伐,目光看了一眼葉凡,馬上轉移,不想把這些戰火引到葉凡那邊。

深呼吸,儘量平靜情緒下來。

他還冇有慌!

“小天,怎麼辦?”霍芷悅實在冇轍了,現在事實擺在眼前。

池小天說道:“冷靜,我們並不是冇招了,隻是我冇想到站出來的會是段天宇。”

從一開始看到不少人找茬、不斷質疑,他就知道今天的拍賣會不會平靜,本以為會是龐剛這邊的人站出來挑事。

結果段天宇突然殺出來。

就在這時!

段天宇趾高氣揚的露出得意的笑容,看向坐在下麵沉默的消費者協會會長馮陽冰,說道:

“馮會長,你作為消費者協會會長,他們欺騙消費者,你是不是應該說句話啊?”

所有目光都看向馮陽冰,她冇有慌,站起來,麵對眾多目光,依舊保持鎮定,餘光看了一眼葉凡,隨即說道: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這件事現在做決定不合適,我認為應該經過仔細調查再下定論,不過我在這裡向大家保證,我們消費者協會絕對不允許欺騙消費者的行為存在,這種行為是十分惡劣的不良影響,我們要堅決抵製。”

“馮會長,現在鐵證如山了,還需要調查嗎?”

說話的是龐剛,他站起來了,一臉冷漠,說道:

“我們最疼恨的就是欺騙消費者,做生意不誠實,這樣的人,我認為不配在港島做生意,應該讓他們回大陸去,不好來禍害我們。好在他們的產品隻是原石,如果是食物,弄不好會出人命。”

不愧是老江湖,一下子就扯上人命。

這可是個嚴肅的話題。

在場的都是港島的上流社會人士居多。

這話一出,眾人的議論聲更加密集、反對之聲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