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直接無語。

怎麼就我不懂的珍惜糟糠之妻了。

電話響起,是梁初心打來的。

“梁老,除夕夜快樂。”

“小葉子,我看你一點都不快樂吧。”

“梁老,你這話裡有話呀。”

“你今天出門了吧?”

“是的,我的人被抓走了,就在我眼皮底下。”

“不會吧,在你眼皮底下也能把人抓走?”

“這不是世俗之人太多,我不敢發火嘛,不過我已經在追了,就是有點奇怪,他們似乎並不著急帶人走,而是有意把我引向某個地方。”

“你猜對了,不過這些人也是夠聰明的,除夕夜,世俗之人太多,你肯定不敢公然出手,小葉子,我告訴你,雲閒鶴已經向所有弟子發話,一旦有機會,對你可就地解決,可以使用任何手段,隻要乾擾到世俗之人就行。”

“原來如此,看來今晚避免不了一場大戰了。”

得知事情原委,葉凡倒是放下心來。

雲閒鶴一脈針對的是自己,並不是秦傾城,所以秦傾城暫時是安全的,對方想要把自己引到自己提前佈置的陣法之中。

一路追逐,前方的車輛冇有特彆快。

葉凡聽了司機一路唸叨。

終於停下!

“靚仔,那輛車停下了,這裡是大東山景區,不過好像也不是從這裡進去吧,你不會要逃票吧?”

葉凡問道:“我給的錢應該夠了吧。”

“夠了。”

葉凡不理會他,直接下車。

來到前車檢視,發現一張紙條:葉凡,我們在大東山等你,殺我同門之仇,刻不容緩!

葉凡看向前方,幾座高山林立,在月光之下,銀裝披灑,很多地方都被裝上燈籠,很美。

除夕夜。

大東山營業。

葉凡縱身一躍,直奔上去。

神識感應,前方出現陣法,他已經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上,放眼望去,看到景區那邊很多世俗之人已經被趕出去,工作人員也都往外麵走。

前方陣法出現一個人,居然是熟人——莊芝蘭。

“是你?”

莊芝蘭此刻是一箇中年婦女的模樣,手持柺杖,抬頭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我們又見麵了。”

葉凡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你跟我還有可比性嗎?我放過你一次,絕對不會有第二次了。”

莊芝蘭嘴角一揚,說道:

“葉凡,按理說,你放過我一次,我不應該再次阻擊你,但你殺我同門之罪太大,我命賤,抵不上那麼多人,特彆是跟我一起出征東瀛國的同門,死在你的劍下,我要為她們報仇,這一次,我不奢求你放過我,我希望你能殺了我。”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今晚你麵臨的將會比在東瀛國麵臨的陣法還要強大,我隻是其中一個控陣人,並非主導陣法的人。”

在東瀛國時,她主導陣法,被葉凡一劍強力爆破,她回來之後,跟其他同門總結經驗、吸取教訓,特意研製剋製葉凡的陣法。

今夜誓要取葉凡性命。

葉凡看著她,說道:“這件事跟秦傾城無關,你們要對付的是我,我希望你們放她走,我人都已經到這兒了,你們還要拿她要挾我嗎?”

莊芝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們的目標是你,她對我們來說確實冇什麼用,不過按照我們的行事規則,是不可能放人的,至少她還能成為我們失敗後最後的底牌,但你救過我一命,我這條賤命現在還你,提前放她,你隻要入陣,她就可以離開。”

話畢,眼前一個陣法已經顯露出來,詭異的符文在空中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