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的空氣開始發生變化。

葉凡釋放出修仙者的神識,感知周圍的一切,方圓三公裡內的環境變化、空氣變化都瞭如指掌。

發現了起碼三十多名術法者,二十多名武者,實力都不弱。

入陣!

邁一步,進入陣法。

一步入陣!

整座大東山的山峰亮起大片陣法,一道道陣法紋路亮起、一個個詭異的符文與地勢地脈產生共鳴。

葉凡現在身處的陣法隻是一個邊緣陣法,裡麵還有更強大的陣法等著他。

突然!

天空驟變,皓月被黑雲遮住,出現了雷鳴閃電、不斷壓下,漆黑一片、更有滾滾天雷,這都是牽動了自然之力。

無形中的力量在澎湃洶湧,不斷湧現而出,彙聚而來。

葉凡以神識感應眼前陣法,確實跟之前遇到的都不一樣,看來這些人為了對付自己進行了陣法的調整。

這其中應該得到了雲閒鶴的指點。

畢竟在港島,師父的修仙之法隻有雲閒鶴、梁初心這種級彆的寥寥幾人知曉。

以大地之力鎮壓自己。

確實會感覺到層層壓力。

修為真的被壓製了。

“葉凡,感覺如何?”莊芝蘭退後,站在陣法的邊緣,發出話語。

葉凡感受到壓力,但對他影響不大,說道:

“你們改進的方法還是不錯的,是雲閒鶴教你們的?”

莊芝蘭傳來笑聲,道:

“若要殺你,唯有使用自然之力、山勢大脈、乃是大地之力、空中雷電來自自然元素之力,這是師兄雲閒鶴所言,看來師兄還是比較瞭解你的。”

“不過我們都是術法者,領悟自然之力比武者要方便得多,精神溝通自然,對陣法進行改造,我們佈陣本就是依賴自然,特彆是山勢地脈,你雖然斬殺過東瀛國入道境,但那都是純粹的武者,我們這個陣法也是曾經殺過入道境的。”

葉凡環顧,說道:“你是說眼前這個嗎?我不信!”

莊芝蘭說道:“你所處的這個陣法隻是臨門陣法,我所說的乃是鋪蓋在整個大東山的整體陣法,你應該能夠感覺到陣法之內的環境和外界不同吧?”

“確實不同,你們還挺有本事的,怪不得港島被稱為術法者的天堂,不少內地術法者都特意跑來這邊進修,果然是人才濟濟,東瀛國奈武監獄一戰結束到現在還冇多久,你們已經能將陣法改造成這樣,港島果然人才輩出。”

葉凡是由衷的佩服。

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厲害了,對於陣法的研究,這些人肯定有很深厚的底蘊。

術法者佈陣依賴地理地形地勢、對佈陣之地要求還是蠻高的,大東山的地勢地脈都不錯,再經過他們的改造,確實很不錯。

已經成為一個不錯的福地。

“今日一戰,必定是你的死亡之戰!”

說完這句話。

莊芝蘭的身影徹底退去。

一股妖風吹來,呼嘯引起不小的沙塵、地上的樹枝、小碎石都被掀起,有點小龍捲風的趨勢。

葉凡站在陣法之內,不慌不忙,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陣法,對方估計在試探自己修為。

嘴角一揚,敵人想要什麼,我也不會讓你得到。

拿出陰陽尺、一時之間,劍氣激盪、無窮的劍芒炸裂,爆發出來,周圍的一切的空氣都在被劍氣切割、妖風被斬斷。

劍氣切割陣法,符文不斷閃爍,擋住劍氣的衝擊。

嗖!

一道身影斬殺過來,與此同時,陣法壓力震懾而下,確實給葉凡一定的壓力。

但這遠遠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