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中陰陽尺揮出,一道淩厲的劍芒迎接身影。

鏘!

劍芒激盪、金屬撞擊,爆發出巨大的光芒,盪出大量勁氣。

“啊……”

一道人影快速橫飛,重重的砸在陣法之外,馬上消失。

隱約間聽到聲音:“還不行,他還很強,這個陣法估計不足以殺他,把他引入更深的陣法。”

突然!

一道驚雷在天空中炸裂、一道閃電劈下,滾滾驚雷、炸裂在陣法之上,瞬間整個陣法貫穿雷電、連陣法之內的空間都有大量的雷電在閃爍。

身後。

一把巨大的狂刀出現、橫切過來,帶著滾滾黑氣、黑刀橫推,欲要將葉凡逼進更深的陣法之中。

葉凡猛然轉身,看著巨大的黑刀,這是一道精神力催動自然之力、加持陣法之力橫推過來,這些人還真是不一般。

總算見識到港島術法者的真正實力。

與此同時,被貫徹雷電的陣法壓力不斷增加。

“一劍流星!”

揮出一道劍芒,速度極快,直奔黑刀而去。

轟!

黑刀被劍芒炸裂,無儘星火不斷閃爍,光芒在照耀,黑刀炸裂,卻很快重組,黑刀背後還傳來聲聲慘叫。

很顯然,黑刀後麵是有人在推動的。

黑刀再次殺來,這一次比之前更強,吸收了更多的自然之力。

再來一劍!

同樣的劍式、襲殺過去。

光芒大作,再次爆裂。

葉凡站在原地,覺得不太對勁,這是在消耗自己嗎?

不對,這是在試探自己的底線和招式。

一切都是我了元宵節一戰做準備,神識快速釋放、擴大範圍,感知到大東山周圍潛伏大量的術法者和武者,出手的隻是少部分。

看來今晚來了不少人。

“莊芝蘭,我已入陣,為何還不遵守承諾放人?”

葉凡並不打算讓他們不斷試探自己的底線和招式,更不打算深入他們精心佈置的陣法,那是傻子纔會如敵人所願。

莊芝蘭的聲音響起,道:

“待你踏入中央陣法之時,我們自會放人。”

葉凡猶豫半晌,說道:“如果我入中央陣法,你們再不放人,那就彆怪我殺光你們,雲閒鶴說話也不管用,我想你們今天在這裡的肯定會有他很重視的弟子吧。”

“葉凡,你放心,我們一定會遵守承諾,一個女人對我們冇用,我們的目標從來都是你。”

從來都是莊芝蘭發話,畢竟她和葉凡見過麵,由她接觸最合適,其他人不必暴露。

她的身邊還有幾位跟她一樣強大的術法者,觀看著陣法之內的葉凡的一舉一動。

突然!

他們有些詫異了。

葉凡一步邁向前,步伐極大,穿過好幾個陣法,已經快進入到中央大陣,冇想到葉凡會為了一個女人,這般輕鬆進入他們精心佈置好的陣法。

再邁一步!

葉凡已經身處中央陣法。

“現在可以放人了吧?”

此刻!

站在遠方觀看大東山的雲閒鶴和梁初心都有些詫異,他們也冇想到葉凡會直接走進中央陣法。

“這……隻是看不起我的弟子們嗎?直接就踏進中央陣法了。”雲閒鶴有些被氣到。

梁初心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跟我們猜測的不一樣,還以為需要一步步逼他進去,冇想到這麼輕鬆,很顯然他並不把你的弟子精心佈置的陣法放在眼裡,師兄,葉凡還是那麼狂。”

“哼!”雲閒鶴冷哼一聲,眼眸閃過一縷殺機,說道:

“這個組合陣法可是針對他改造的,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能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