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東山又亮起一個陣法,上麵出現的符文跟其他陣法的符文都不一樣。

“天罡陣?”梁初心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冇想到連天罡陣都佈置出來了,看來你的弟子是真的想殺葉凡,這個陣法傳自佛門,天罡堅不可摧,說不定能逼葉凡使出點真本事。”

雲閒鶴眼眸凝重,緊緊盯著,說道:

“我看他如何抵抗天罡陣!”

葉凡也意識到這個陣法跟其他陣法不同,抬頭,眼眸清澈,看穿迷霧,一層層沉重的壓力鎮壓而下,還有符文籠罩、冇有殺意,卻有震懾之力。

隱約間好像看到了一個金燦燦的佛像在陣法之內。

佛像雙手合十、璀璨著光暈。

一縷縷光暈垂下,居然有禁錮之力。

使人動作變得緩慢起來。

重重壓力下,葉凡被壓製了一些力量。

“看來還真是有點東西的嘛!”

他依舊冇有主動反抗,任由佛像壓製,看他們接下來的動作。

呼!

一道巨大的刀芒殺來,刀芒淩厲、貫徹了陣法之力、引動大地之力、霸道而狂暴、磅礴恢宏,刀威震震,越靠近越鋒芒。

持刀之人是一位宗師,他的身後還跟隨著一位術法者同出。

術法者和武者的聯手,兩人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默契。

劍芒之威如同破天刀,一往無前、橫推一切的大勢轟然而來,斬滅所有。

葉凡不得不慎重,不敢輕敵。

嘭!

一瞬間,磅礴的大勢爆裂炸開,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勢澎湃轟來。

鎮壓在身上的重力直接抵消,甚至反彈、禁錮之力也在這一瞬間消散。

陰尺和陽尺合一,迸發出極強的劍芒,劍光照耀整個陣法,盪開所有的迷霧,視野清晰可見。

“誅仙劍式,第二式,一劍斷山河!”

劍式出!

恐怖的劍意瞬間瀰漫、淩厲的劍芒如長虹倒掛、肅殺之氣瀰漫在整個陣法之內,甚至滲透出外麵。

空間在震盪、大地之力在拉扯,天地大道在共鳴。

暴露劍式,在所難免,但不能輕而易舉的暴露,就要造成一定的破壞性,讓他們也暴露出更多東西。

劍勢瞬間攀升,淩厲到極點,斬斷一切,所過之處,空間都被切碎。

一劍出,山河破!

這是《誅仙劍式》的第二式,揮劍斬萬裡河山,這一劍,他隻用了一半的功力。

鏘!

星火四射,無儘的光芒激盪而出。

刀勢被切開,持刀武者感受到死亡的危機,臉色驟變,欲要躲避,卻已經來不及,眼睜睜的看著恐怖的劍芒貫穿肉身,肉身被切成兩半。

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

他可是宗師境武者,放在外麵也是一方霸主,冇想到居然連葉凡的一劍都擋不住,還是有術法者加持的情況。

而他身後的術法者也是驚恐萬分,雙手快速結印,一個金燦燦的封印出現在眼前,形成盾牌,欲要當下穿過宗師而來的劍芒。

呯!

清脆的聲響,瘋狂殺來的劍芒依舊強勁、封印出現了裂痕。

一道裂痕出現,整個封印直接崩碎,劍芒未曾減弱半分,直接洞穿術法者的肉身,殺向更遠方。

轟隆隆……

劍芒殺到陣法之上。

整個空間都在晃動,陣法出現了裂痕。

幾位掌控此陣法的術法者直接噴血、臉色蒼白、七竅流血、難以置信這一擊給陣法造成的傷害如此之大。

陣法被破除一道口子,還在向外麵殺去,這裡的陣法層層互套,互相關聯,一個陣法被破,其他陣法也會受到一定的牽連,特彆是最中央的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