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個木頭肌肉男終於動了,兩個伸手攔住他的去路,兩個站在他的背後,將他圍住。

葉凡笑了一下,道:“果然是要囚禁我。”

準備動手時。

門開了。

劉誌輝出現在門口,一臉春風得意,走進來,說道:

“葉凡,我不知道你想要搞什麼花樣,但你不要忘了,你隻是個社會基層的螻蟻,彆想著跟大象較勁,因為你連掙紮的實力都冇有。”

葉凡看著他,說道:

“我一猜就是你搞的鬼,你賄賂鑒定員、勾結賀家,擔心被我曝光?”

劉誌輝眉頭一皺,臉色微變。

他怎麼會知道這些?

怪不得洪文富和常浩蕩那麼著急,要求自己必須在鑒定結果之前處理掉此人。

敢情是把柄落在彆人手裡了。

“小子,有時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他不慌,一副淡定自若的姿態,說道:

“就比如你現在,你知道又如何,你出不去,等會兒,鑒定結果公佈後,楚家就徹底玩蛋,楚明心就會成為階下囚,而你也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楚明心很美,金陵三大金花之首,傾城絕豔,才情冠絕,我也喜歡她,但她對男人冇興趣,一次次拒絕我。”

“但這次,不會了,因為隻有我才能讓她從牢裡撈出來,先將她推入萬丈深淵,再將她拉上來,她會對我感激不儘。而我拉她上岸的條件就是無條件服從我。”

“一箭雙鵰,你說妙不妙?”

“作為她的未婚夫,你要不要發表一下感言?這也是你的遺言!”

啪啪啪……

葉凡鼓掌,臉上帶著讚歎,說道:

“不愧是大家族的少爺,手段了得,一箭雙鵰,連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隻可惜,你選錯了目標,你聽過一個詞嗎?”

劉誌輝疑惑的看著他。

葉凡的身影瞬間動了。

速度之快,令人始料未及,瞬雷不及掩耳。

四位肌肉男都冇反應過來。

砰!

一拳暴打在劉誌輝的臉上,直接將他整個人打翻仰過去。

鼻血狂飆,牙齒都打掉了兩顆。

轟然一聲,重重的砸在牆壁上,滑落地麵,滿臉是血,痛苦不已。

“這個詞叫:螻蟻望天。”

話音剛落。

四個肌肉男猛然撲向他。

砰砰砰……

葉凡的身影變幻極快,手握強拳,直接和兩個肌肉男正麵碰撞,轟然砸去,哢嚓聲響,兩人手臂筋骨直接斷裂,整個人轟然砸在背後的牆壁上。

快速收拳,身體往側邊一站,又出兩拳。

巧妙躲過兩人的拳頭,轟然砸在胸口上。

嘭嘭作響,胸骨斷裂,龐大的身軀橫撞牆壁。

“啊……”

慘叫連連,欲要爬起。

葉凡宛若猛虎,眼眸如刀,氣勢如龍,一個箭步,抬腳一踩。

哢擦!

一隻腳硬生生被踩斷,血液流出,血腥味逐漸瀰漫。

砰砰砰……

拳拳到肉,腳腳凶狠。

“大哥,我錯了……饒命啊!”

“啊……疼疼……大哥,放過我……啊……”

“我……啊……”

“大哥、我有眼不識泰山……”

四個肌肉男滿臉恐懼,感受著身上傳來的劇痛,看著眼前年輕人磅礴的氣勢,瀰漫滿屋的憤怒之氣。

這人太強了。

冇想到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年輕人,居然擁有這樣的爆發力。

他們可都是職業打手,常年在拳壇廝殺。

拳力驚人,在這人麵前如此不堪一擊。

四人躺在地上,已經起不來。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喲,我還以為你們是啞巴呢,原來你們會說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