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道劍芒並未停下,依舊殺向之後的陣法。

呯呯呯……

穿過層層陣法,一直殺到大東山之外。

同一個方向的陣法,被劍芒所過之處,出現了一條深深的鴻溝、鴻溝內出現了很多血跡,還有兩具屍體,暗示術法者的屍體,這一劍剛好掠過他們的位置。

整個大東山的武者、術法者看到這一劍的威力,驚呆了。

很多控陣之人都被陣法所反噬。

“這……這就是他的真正威力嗎?這也太強了吧?”

“這麼多組合陣法,扛不住他的一劍?這還是人嗎?”

“師兄,這……這葉凡未免也太強了,僅用一劍,不僅無視咱們的陣法壓製,連陣法都被破了。”

“……”

有些人內心開始有些恐慌。

這般強人,未曾接觸,即使是之前他們聯手誅殺入道境強者也冇有這樣的感覺。

陣法主導術法者麵色凝重。

來此之前,他跟師父請教過,知道葉凡很強,而且跟以前他們所遇到的人都不一樣,但冇想到會這麼強。

以葉凡這般實力,如果剛纔他跟隨那道劍芒而出,完全可以逃出陣法,但他並未出來。

明顯是不把他們的陣法放在眼裡。

被人小看了。

他怒了。

他不再掩飾殺意。

雙手結印、璀璨的封印練出三個,同時說道:

“修複陣法、受傷的人退下,其他人補上,不要留有餘力,全力擊殺。”

所有潛伏的人都出動了。

武者,術法者。

整個大東山瀰漫著殺意、磅礴的氣勢影響到了這裡的氣流,巨樹在搖擺、妖風四起,一個個璀璨的金色封印亮起來。

一道道刀威、劍勢在叢林中直指天上的黑雲,驚雷不斷炸裂,一道道閃電轟炸而下,整個大東山彷彿已經成為黑暗的世界。

遮天蔽日。

一把巨大的刀鋒正在黑雲之上凝結,帶著滾滾閃電,黑色刀鋒逐漸展露出來。

下方陣法齊刷刷的發出光芒,所有陣法全部發力。

有些樹枝都支撐不住這樣的澎湃力量洶湧,被折斷。

“葉凡,你很強,但你彆小瞧我們,我們聯手,你就算不死也得付出半條命。”

陣法在修複,不斷散發出璀璨的光芒,詭異的銘文在閃爍,一條條清晰的紋絡互相交錯,伴隨著一個個封印浮現而出。

天空之上的黑雲不斷壓低,周圍彷彿陷入了一片漆黑如墨般的深淵,而陣法,封印在其中顯得格外清晰。

驚雷時不時的炸響,周圍的空氣流動和外界的完全不一樣,彷彿自成一界。

陣法牽動世界之力,自然之力,不斷湧現而出,磅礴的力量層層鎮壓,黑暗中有很多身影,如同山海般澎湃的殺意不斷殺來。

葉凡感受著周圍所有的變化,注視著眼前的一切,即使身處黑暗,他也能知道一切的變化。

手持一把陰陽尺,嘴裡唸唸有詞,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封印,封印化出太極八卦,吸收著天地之間的力量在循環。

吸收!

刀威劍勢逐漸殺到眼前,這些人都帶著陣法和封印的加持,不可謂不強。

陣法的壓製,他能感覺到壓力。

“起!”

一聲道喝,腳下封印升騰而起,抵消所有來自陣法的壓力。

右手持陰陽尺,以尺化劍,迸發出淩厲的劍芒,無儘劍氣在肆意狂虐,橫掃而去,劍勢如長虹倒掛。

橫掃一切,摧毀所有的阻礙。

衝在最前麵的武者能夠感受到莫大的殺意,殺過來的劍芒充滿不可一世的強勢,瓦解自身的刀威劍勢,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