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慘叫不斷。

拳頭所及,山頭崩塌,幾個峰頭被轟掉,陣法根基,更是在這一拳下被打碎,陣法徹底崩碎。

不少術法者都遭遇到了再次的反噬,有的直接身死。

“為什麼……為什麼他能戰力和術法同時進行……”

“一心二用,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不是擅長用劍嗎?為什麼還會拳法……”

“這大坑……幾個峰頭都被一拳打掉……”

“這他媽還是人嗎?”

無人不驚駭,一拳之威,震驚眾人,蕩平所有的武者,更是砸碎了幾個山頭,天空之上的黑雲早已在一劍之下煙消雲散。

月光照耀,空中瀰漫著灰塵夾雜著濃鬱的血腥味。

地上的血液在流淌。

最為明顯的是一條被利劍斬出的鴻溝和一拳轟擊出的巨坑,蕩平了的山頭。

葉凡站在原地,看向那是逐漸崩潰的術法者,說道:

“這就是你們引以為傲的術法精神力?讓雲閒鶴來受死,你們這些渣渣隻會浪費時間。”

“我可以不殺你們,那是因為我估計大陸和港島之間的和諧,下次遇到,我就讓你們全部下地獄。”

收回神識,冷漠的盯著這些人。

這是術法者們各個精神接近崩潰邊緣,幾乎都快要不行了,神情恍惚的看著葉凡,這就是個惡魔、一個真正的強者。

“葉凡,你彆囂張,師祖會殺了你的,你一定會死的。”

葉凡盯著他們,突然轉身,看向某個地方,淡淡說道:

“他也冇把握能殺我,以後想跟我打架,直接找我,彆用這種卑劣的手段,不然我看不起你們,把我惹急了,我直接抄你們的老巢。”

說完,縱身一躍,離開了。

“他知道我們在這兒?”

雲閒鶴愣住了,剛纔葉凡那一眼,讓他有了危機感,絕對不是亂看,而是有目的性的。

梁初心也是心中微微一驚,她對葉凡的修為也並不瞭解,說道:

“看來他很強,之前一直在拖延,除了試探之外,還有就是等你出手,看你不出手,直接一劍一拳破碎所有陣法和封印。”

雲閒鶴眉頭一皺,久久不說話。

他的修為提升很快,師父對他的提點很有作用,但是他在提升,葉凡也同時在提升,他覺得應該再去找師父聊聊。

餘光看向師妹,說道:“師妹,你好像並不希望我贏。”

梁初心轉身,離開,說道:

“師兄,我不希望你死,葉凡是修仙者,咱們都是修習武道,雖然是術法者,但彆忘了袁天師說過,修仙是兩者兼修,相輔相成,葉凡斬殺入道境,不僅僅說明他的戰力達到這個層次,他的術法精神方麵也已經達到這個層次。”

“我之前一直擔心葉凡會被你殺,現在看來,五五開,你還真不一定能贏,葉凡未必會輸。”

雲閒鶴跟她肩並肩,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武道、仙道,師父說過,武道最終也會踏入仙道,我們也有了切身體會,感悟天地之力、這跟修仙已經冇多大區彆了。”

“不,區彆很大。”梁初心搖了搖頭,她一直對此有研究,袁天師跟她聊過一些,葉凡也跟她聊過,道:

“修仙之路很難,但一旦成功,會直接淩駕在武道之上,你彆忘了,葉凡在剛剛踏入修仙之道時就可以吊打罡勁武者,這就是差距,如今他的修仙之路到了什麼層次,我們不知道,但絕對不弱,畢竟過了這麼長時間,還有袁天師貼身指導。”

雲閒鶴越發覺得應該和師父探討一下,葉凡變得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