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離開大東山。

消失在月光之下,馬上給秦傾城打電話,得知她正在趕來,急忙去跟她會合。

見麵!

秦傾城直接撲上來,緊緊的抱住他。

“葉凡……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對不起……”

她緊緊的抱住葉凡,雙眼泛紅,充滿歉意,不停的道歉。

葉凡抱著她,輕輕安撫,道:

“冇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這些人不能把我怎麼樣!”

久久之後,兩人分開。

她牽著葉凡的手,緊緊的抓住。

兩人回去小島。

林溫柔發現兩人的表情不對勁,詢問之後得知事情經過,頓時就暴怒了。

“無恥,無恥之徒……居然敢動我孩子她媽,老孃搞死他。”

氣沖沖的就要出去。

葉凡拉住她,道:“師姐,你彆衝動,不要激化港島和內地的關係,顧全大局,你懂不懂?”

林溫柔憤怒得像頭獅子,怒道:

“我不懂,我隻知道他們可以揍你,但不能動秦傾城,她答應給我個孩子的,老孃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維護關係那種事是神龍組的事,與我無關,我又不是神龍組的人。”

葉凡知道師姐發怒,肯定不隻是說說而已,她是真能做出這樣的事的人,求救的目光看向秦傾城。

秦傾城走過來,說道:“師姐,我冇事,他們冇把我怎麼樣,隻是威脅葉凡而已,他們冇有傷害我,你就聽葉凡的。”

“哼!”林溫柔冷哼一聲,走出去。

“傾城,你跟著她,彆讓她亂來。”

“好!”

葉凡站在屋簷下,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歎了口氣。

轉身,回屋。

來到房間門口,遇到霍芷蘭。

“葉醫生,冇事吧?”

她一直都想關心,但被秦傾城和林溫柔纏著,冇機會,自己的情感也是最冇有資格表露出來的。

葉凡笑了笑,說道:“冇事,洗洗睡吧。”

進屋。

馬上撥打老婆的電話,還是關機狀態,如果不解釋清楚,他睡不著,給蕭博文打個電話,讓他去看看老婆。

幾番周折,終於聯絡上老婆。

把今晚的事說了,不斷解釋,終於獲得老婆的諒解,同時得到了她的關心。

而此刻!

東瀛國這邊也有動靜。

米津良子來到一處島嶼,踏水而來,直奔師父的修行之地。

“師父,請看!”

把手機遞給山本青木。

山本青木看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港島雲閒鶴大師要和葉凡在元宵節決一死戰?”

米津良子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師父,弟子已經查過了,這個訊息屬實,現在整個港島都在傳播這件事,而且葉凡目前就在港島,經常遭到雲閒鶴一脈的人堵截,衝突時有發生,隻是還未到元宵節,雲閒鶴並未出手。”

“師父,根據咱們的推測,葉凡極有可能是地仙境,您也說了,咱們出手,勝負不知,但如果港島的術法者出手,特彆是雲閒鶴出手,就算不能將葉凡殺死,也會重傷他,到時候咱們趁虛而入,給葉凡補上致命一刀。”

山本青木沉默了一會兒,看向遠方的月光。

不知在思索著什麼,心裡打著算盤。

“補刀這種事,北海神宮比較擅長,這或許是個機會,奈武監獄一戰,挫敗了我國不少武者的士氣,若是我們能殺死葉凡,對整個東瀛國武道界的發展也起到了積極作用。”他一副為了大義、為了國家武道界的模樣,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