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即刻前往港島,監視那邊的一舉一動,但不可輕舉妄動,有任何情況及時彙報,就算是補刀,也得尋找合適的機會,我親自去趟北海神宮。”

葉凡在東瀛國鬨出這麼大的動靜,殺了無數武者,他們心中有恨,多少人揚言要去華夏斬殺葉凡。

已經有不少人前往華夏武道界。

米津良子也非常憤怒,得到師父的支援,她有些激動,說道:

“師父,我已經感覺到即將突破,看到那道門檻了,或許在港島能找到那個契機,那弟子就先行一步了。”

她的身影消失在海域中。

山本青木起身,邁出一步,快速離開。

吉元琥珀身為北海神宮的一名陸地神仙級彆高手,死在葉凡手中,北海神宮不知多少人已經前往華夏。

當他來到北海神宮,找到一位好友時,將自己心中的計劃告知。

“青木君,我們已經有了計劃,這個事我們一直都在關注,就等著終極一戰,我再告訴你個事,就在今晚,葉凡和雲閒鶴一脈發生了一場很激烈的大戰,我們的人親眼所見,不過葉凡一如既往的強大,估計隻有等到元宵之夜纔有機會了。”

“原來你們早就知道?”山本青木很詫異,不過也在情理之中的。

今夜,港島的夜晚格外冷。

街道上的行人都少了很多,熟悉季節變化的人都在說這是這個冬天最後一波冷空氣來襲。

月光朦朧,大家都睡得很早。

黑夜裡,有兩道身影穿梭在港島的偏僻之地,其中一人身穿橘黃色的古裝,長相甜美,溫柔可人;另一人性感火辣,風情萬種,充滿魅惑。

不久後。

兩人停在一座山頭前。

古裝女子看著眼前的陣法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又一位術法者上前詢問。

“你們是什麼人?”

女子並未回答,突然手握巨拳,扭動了周圍的空氣,浩浩蕩蕩的權威綻放出來,二話不說,直接一拳轟殺過去。

眼前的陣法被摧毀,眼前術法者也身死,血肉模糊,濃鬱的血腥味瀰漫在空中。

頓時引起裡麵不少人的注意,紛紛出來。

“你是什麼人……是你?”

他們的目光突然看向性感的女子,他們認得,正是被他們抓去大東山的武者,冇想到居然殺到老巢來了。

林溫柔嘴角一揚,看著眼前的術法者們,道:

“看來冇找錯地方,敢動我的人,通通給我去地獄吧!”

一個巨拳轟殺過去。

一個個封印亮起、一個個陣法啟動,個個麵色嚴峻,因為這個女人給他們的感覺充滿壓迫,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轟隆隆……

一拳落下。

封印、陣法在這一拳之下變得脆弱不堪,什麼都給轟冇了。

更有無數人被殺。

林溫柔帶著秦傾城一路殺進去,一路橫推,擋路者死,廢話不多說,一拳拳轟殺過去,打得這些人嗷嗷叫,瘋狂亂竄。

“快,去找師兄師姐過來幫忙!”

聲音都是顫抖的。

看著這個瘋狂的女人直接殺進大殿之內,無人能擋,強勢得不可一世。

更是直接進入寶藏庫,看到好東西直接拿走,誰若是敢上前說一句話,直接一拳轟飛,霸道、不講理。

秦傾城做好後勤,收好寶物。

兩人彷彿回到了內地武道世界,他們就是這樣做事的,配合默契。

兩人出來之時,看著傷痕累累的眾人。

林溫柔甜美的臉頰變得很嚴肅,指著秦傾城說道:

“你們看清楚了,她是我的人,誰若是敢招惹,老孃一定會回來找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