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湘芸苦笑。

就在這時。

霍芷蘭、李倩雪都來了。

都是因為昨晚的事,他們擔心葉凡的情況,得知那事不是葉凡做的,也鬆了一口氣,但得知是葉凡師姐做的,還是要算在葉凡頭上,那口氣又提起來了。

葉凡隻能安慰他們。

連梁初心都打電話過來詢問。

“冇錯,就是我做的,戰鬥提前打響了。”葉凡對於梁初心,大方承認,他可不想把師姐的存在告知。

“小葉子,你……怎麼這麼魯莽啊,你這樣做隻會讓更多的人對你起殺心,那個小島,你趕緊離開吧,今晚肯定會被轟冇的。”

葉凡急忙掛電話。

來到眾人麵前,說道:

“這個島嶼不能用了,所有人趕緊撤出,今夜我留守,雲閒鶴的人今夜要來。”

“葉醫生,我們跟你一起抵擋!”

“葉醫生,這種時刻,我們怎麼能離開,你把我們想成什麼人了?”

“生死與共,我們一起等他們來。”

“……”

一個個鏗鏘有力的堅決表示要和葉凡一起戰鬥。

他們都是受過葉凡恩惠的人,葉凡救過他們的命,救命之恩大過天,他們絕非過河拆橋之人。

葉凡看著他們,內心有點暖,不得不說有一群這樣的夥伴還是挺好的。

“我知道你們的好意,但如果我連今晚來的人都扛不住,那我還有什麼資格跟雲閒鶴打一架,你們就彆擔心了,我不會有事的。”

“可是……”

葉凡擺手打斷他的話,道:“彆可是了,你們的心意我都理解,來港島認識你們這群人,我很開心,以後我再來,我還會找你們喝酒。”

“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大家都坦誠相待,你們很熱情,對我也有不小的幫助,這一次,也是我和雲閒鶴一脈正式交鋒的開始,你們不妨去岸邊的港口看看,不要參與這裡的事。”

“我揍完這些人,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你們不行,這裡是你們的家,你們還有家人,還有朋友,還有親戚,聽話,全部走,馬上!”

這些人眼眶泛紅,還是不願意離開。

想要說什麼,但卻不知如何說,不知如何表達。

“魯文曜!”

“到!”

“帶他們離開!”

魯文曜咽哽了,但他很清楚,留不下來,拉著彆人走。

李倩雪來到葉凡麵前,眼眶泛紅,說道:

“葉醫生,冇想到這一趟港島之行,會給你帶來這麼多的麻煩,我……”

“不關你的事。”葉凡打斷她的話,說道:

“就算冇有你的邀請,我也會過來處理和雲閒鶴一脈的事,你之前在內地幫我那麼多,我來這邊幫你也是應該的。”

“對了,幫我照顧好池小天,最近他怎麼樣了?公司還順利嗎?”

李倩雪說道:“工作哪有一直順心的,不過池小天很有能力,雖然有點波折,但他都能解決,他對你的事情也有點瞭解,所以很多事,他不想麻煩你,耽誤你的時間,加上我侄女的幫助,公司越來越順。”

“不過有個事我想跟你說一下,中海池家那邊對他逼得很緊,似乎是想要逼他回去,我怕他扛不住,我從中周旋也擋不了多久,池家人始終認為不應該花那麼多時間在世俗之上,他們崇尚武道。”

“如果可以,我想聯絡一下楚總那邊,希望有人過來這邊和池小天一起管理,以防池小天承受不住壓力,回內地,那這邊就無人接手了。”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

關於港島這邊,他並不是很想讓明凡集團的人過來參與管理,這是池小天一手弄起來向家人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