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李倩雪的擔憂也不無道理。

“你侄女和小天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李倩雪說道:“兩人感情發展很順利,前幾天兩人還特意來找我,向我表達感謝,說我這個媒人做得好。”

葉凡說道:“如果他們感情順利的話,就讓你侄女參與管理吧,明凡集團那邊就暫時不派人過來了,如果哪一天,小天真的堅持不住再說吧。”

“也行!”李倩雪點了點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醫生,雖然我不是武道世界的人,但我聽說雲閒鶴一脈的人都很厲害,特彆是雲閒鶴……”

葉凡笑了笑,說道:“李總,我也不差的,再說了,就算我敗了,我還有神龍組給我兜底呢,你就不要擔心我的事了,你趕緊離開吧。”

霍芷蘭也說道:“媽,你趕緊回去吧,爸還在家裡等著你呢。”

“你也要走!”葉凡對她說。

“不是,葉醫生,我可以留下來幫你……”

“我不需要,你趕緊跟李總回去吧。”

“……”

李倩雪歎了口氣,說了句保重,帶著女兒離開了。

留下程湘芸一人。

“你……”

“我不會走的。”程湘芸直接打斷他的話。

葉凡笑了,走向外麵,說道:

“我也冇打算趕你走,你是神龍組的人,還是我的領導,我無權命令你,要不你跟靈蟒繼續磨鍊一下。”

“可以!”

葉凡放出巨蟒,讓牠和程湘芸在大海中訓練默契度。

葉凡的身影快速移動,在島嶼內尋找合適的位置,好好勘察一番。

雙手不斷結印,嘴裡唸唸有詞,佈下陣法。

“術法者,陣法、封印,我就陪你們玩玩!”

給他們露一手。

在海域中。

程湘芸和巨蟒配合不斷施展出組合攻擊。

偶爾看到葉凡的身影,綻放出一定的光芒,眉頭微皺。

突然!

感覺到遠方有人出現,那目光充滿敵視,急忙召喚巨蟒往岸邊去。

“葉凡,已經有人來了。”

葉凡看向海域,看到一艘船,上麵站著不少人。

馬上將靈蟒收回手腕中。

“不用管他們,我給他們準備一份大餐。”

“你這是在佈陣?”

“是呀!”

“我可以看看嗎?”

葉凡看了她一眼,說道:“其實你的天賦很不錯的,踏入宗師境並不難,隻是你缺少了對天地、自然的理解,你跟在我身後,我教你如何佈陣,其實,術法者佈陣跟我佈陣有很大不同。”

“術法者佈陣更大的是依賴現有的山勢大脈、藉助其力量,所以他們想要佈陣需要有合適的地方,但我不同,天地於我無處不在,我和天地的關聯也是無處不在的,所以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佈陣,就像這個島嶼,不適合佈陣,但我就是可以。”

“你站在這兒,感受一下。”

程湘芸認真傾聽,站在他指的位置上,稍微感受下,濃鬱的玄氣,不,不是玄氣那麼簡單,那是靈氣。

純度極高,跟平時接觸的玄氣不一樣。

突然有種熟悉感。

在東瀛國奈武監獄一戰,葉凡就曾灌入這種東西進入自己的體內,讓自己瞬間恢複到巔峰狀態。

“這就是你說的靈氣?”

葉凡笑了笑,說道:

“閉上眼睛,放空全身,彆緊張,把自己想象成自然的一粒塵埃,彆把自己當成食物鏈的頂端,你就是世間萬物的一個環節而已,感受海風的吹拂、感受海浪的洶湧、感受身邊一草一木的生命之源……”

突然!

葉凡詫異的看著程湘芸,隻見她的身體居然已經吸收靈氣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