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很淡然的喝茶,看了一眼,說道:

“我的陣法要是那麼容易就能被破,那我豈不是辜負了修仙者的身份了,不用擔心,他們連我的陣眼都找不到。”

程湘芸發現自己對葉凡越來越看不透了,她知道葉凡的修仙境界是金丹期,戰力堪比武道地仙境。

可在術法方麵並不清楚。

其實從太平洋島嶼回去後,她特意去神龍組總部的藏寶閣查過一些古籍,想要對修仙有更多的瞭解。

奈何有些地方她根本進不去,實力不夠,資格不夠,並冇有查到更多相關的東西,隻是查到一些模糊資訊。

現在看到葉凡如此淡定,覺得他在術法方麵的修為絕對不低,至於多高,就不知道了。

果然,那幾個術法者在陣法之外遊走很長一段路程,並冇有找到陣眼,無功而返。

不過很快又回來。

這一次!

他們入陣,進入陣法之內感受陣法的佈局、更方便尋找陣眼。

葉凡拿起手中的茶杯,輕輕一壓。

那幾位術法者居然彷彿被無窮的重力壓製般,直接被壓在地上,根本無法行走。

看到這一幕!

程湘芸都呆住了。

還能這樣?

一個茶杯就可以壓倒術法者,這是什麼操作啊!

“你怎麼做到的?”她不禁疑惑。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在我的陣法之內,那就是我的世界,這裡的每一寸空間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周圍的空氣變化、空氣流動、隨我心意而改變。”

“這小小茶杯便是一座大山,山體壓下,這種級彆的術法者自然無法承受,這裡需要用到修仙者的神識,也就是術法者的精神力,叫法不同,層次也不同,現在那幾人已經無法動彈,隨便一個世俗之人都可以殺掉。”

程湘芸震驚不已。

這就是修仙者的強大之處嗎?

第一次見到葉凡施展陣法,大開眼界,跟武道世界中的術法者差異極大。

船隻上的人也都驚呆了。

“這……難道這是一個控陣?”

“剛走進去就被壓製住了?這……”

“我們進去看看。”

又有人進去,這次的幾人實力稍微強一些,踏入陣法,小心翼翼,雙手掌控封印,以抵擋來自陣法的壓製力。

誰知剛走進去,腳下彷彿負重千斤,連邁一步都覺得困難,使儘全力,欲要抵消來自陣法的壓製,卻發現他們手中的封印在出現一條條裂痕。

呯!

清脆的聲響,封印紛紛崩碎。

“好沉重的壓力……”

終於承受不住,單膝跪下,拚儘全力抵抗,憋得脖子、麵部漲紅,青筋突起,依舊感覺到沉重到壓倒的重力震懾而下。

啪啪啪……

終於支撐不住,趴在地上,和地麵來個親密接觸,跟之前進來的人並無二樣。

喀啪喀啪……

身上的筋骨在斷裂,被重力壓斷。

再一次驚呆了外麵的人。

朱隆和林華美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眉頭皺成一個川字。

“這麼詭異嗎?”朱隆有點不信邪,準備入陣。

被一隻手擋住了。

是一位手持長刀的武者,丹勁修為,一臉傲氣,緩緩說道:

“我來試試!”

說罷,縱身一躍,直接跳進陣法之內。

眾人都還有些期待的看著。

可下一秒,期待的目光變成了驚愕。

隻見這位丹勁武者剛剛進入陣法之內,還冇有來個完美的落地,直接就垂直降落,而且是趴著下去的。

嘭!

重重的砸在地麵上,吃了一嘴的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