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抵消了更多的陣法壓力。

眾人頓時感覺渾身輕鬆了許多。

“還愣著乾嘛,一起上,給我殺了他!”

朱隆發出怒吼。

武者們、術法者們一下子來了精神,瘋狂殺過去。

林華美朝著外麵大喊一聲:

“黃義摩,動手啊!”

外麵船隻上的領導人是黃義摩,身為術法者,他和林華美、朱隆同輩,儘管實力不如這兩人,但也是一位強者。

當即祭出一個封印,封印瘋狂旋轉,擲出!

瘋狂的砸向陣法之中,嘴裡呐喊道:

“給我上,從外麵破陣,強行破陣!”

大量的封印被祭出,大量武者揮動手中的刀劍、刀光劍影在這剛剛降臨的黑夜中亮起,掀起身下的大批海水不斷激盪而起。

瘋狂的海浪衝向島嶼,拍打在巨石上和銀白色的沙灘上。

噹噹噹……

刀威劍勢瘋狂砍殺在陣法之上,傳來聲聲巨響,卻根本無法讓陣法有絲毫裂痕,一個個閃閃發光的封印撞擊在陣法之上,依舊冇有任何效果。

“啊……”

聲聲慘叫傳來。

陣法之內的人衝出,武者當道,衝在最前麵,身後有術法者護著,劍勢刀威極強。

葉凡嘴角揚起冷意,伸出右手,輕輕往下一壓。

呯呯呯炸裂,大量的封印炸開。

武者們感受到來自陣法的壓迫之力,實力直接被削弱,甚至有些武者寸步難行,不能上前半步,即使能繼續殺上前的也是動作變得遲緩。

“湘芸,愣著乾嘛呢,殺啊!”

程湘芸看到這種手段,感覺這些人簡直就是被葉凡完虐,毫無勝算,就算自己不出手,葉凡想要殺這些人也是易如反掌。

她有點於心不忍,更是估計自己的身份。

葉凡頗有些無奈,收手!

不再壓製這些人。

這些人恢複了自由,感受不到任何的壓力,如同瘋狗一樣殺過來,殺向葉凡和程湘芸。

就是要逼她!

我就不信你不反手。

一道霸道的刀芒殺向程湘芸,刀威淩厲,毫不留情,空氣被斬破,一往無前,充滿殺意,呼嘯而來。

你不出手,你就得死!

程湘芸一襲白衣勝雪,隨風飄蕩、一頭長髮飄飄,驚世容顏,手持利劍,宛若一個古代的女劍仙。

卻冇有殺意,看著洶湧而來的眾多術法者和武者,她不忍心出手,更是礙於自己的身份,但這些人可不會因為你美而憐香惜玉。

他們是來報仇的,帶著滿腔殺意而來。

首當其衝的是一位罡勁中期武者斬來的一刀,刀威浩蕩、無比霸道、呼嘯而來,就是要殺了你。

冇有了來自陣法的壓製,他們徹底爆發出來,瞬間就來到程湘芸的麵前。

程湘芸也意識到了危機,但她並不知道葉凡已經徹底放開對這些人的壓製,提劍而起,劍氣瞬間激盪起來。

揮動劍身,劍光茫茫,化作一道道殘影,美麗而淩厲,擋在身前。

鏘!

星火激射,劍勢直接被破,整個人被擊飛。

她臉色突變,覺得不對勁。

這人雖然是罡勁中期的境界,但不是被葉凡壓製了嗎?

她剛纔並冇有用儘全力,隻為擋住這人的攻擊。

回頭看了一眼葉凡,隻見葉凡雙手負背,一臉看戲的模樣,這才明白葉凡已經不再操控陣法。

這是在逼自己出手。

看著更多的人殺過來,她冇有辦法了。

不出手就會被這些人殺了。

一個翻騰,站在一個巨石上,渾身爆發出更強的氣勢,揮動著手中的利劍,劍勢不斷攀升,如同竹子般節節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