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劍芒斬下,劍芒斬過,留下一道道殘影,宛若一道道羽毛般的劍痕掠過,劍光耀眼。

突然,劍芒一分為二,形成兩道美麗的劍芒,周圍的劍氣不斷激盪,斬落而下。

這是她的劍式!

鏘鏘鏘……

無儘的星光閃爍,激盪四方,擋住她的劍勢,甚至破殺過去。

她縱身一躍,跳下巨石,而下一刻,巨石已經被一刀劈碎,若是不躲避及時,她會死。

但她並未安全!

一道劍芒已經殺至眼前,破除了她的一切劍勢。

“什麼……”

她臉色突變,拚命躲避要害。

噗!

一劍刺進肩膀,鮮血迸濺而出,染紅了雪白的古裝長裙。

“宗師……”

出手的是一名女子,一名名副其實的宗師境武者。

想要殺葉凡,冇有宗師境怎麼行。

“就算是神龍組也得死!”宗師境武者冷哼一聲,手中利劍欲要橫切,從這邊的肩膀切向另一邊劍芒,徹底滅殺程湘芸。

程湘芸臉色蒼白,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手中長劍從下往上橫切上去,欲要比對方拔劍,可她的手速怎麼比得上宗師境武者。

嘶啦……

宗師利劍已經開始橫切兩厘米……

傷口越來越大,血液越流越多。

還有很多武者殺過來,已經有三個封印祭殺到眼前,就算躲得過這宗師一劍,也躲不過這麼多封印。

就在徹底絕望的一瞬間。

身體被人從後麵猛然一拉,一隻手攔住她的腰間,連連後退。

熟悉的味道。

是葉凡!

身體被葉凡緊緊的抱著,此刻的她冇有曖昧的想法,有的隻是活下來了。

“你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你。”葉凡的話在耳邊響起,緊緊的貼著耳朵,動作有點曖昧,此刻卻冇有曖昧的心,繼續說道:

“你麵對東瀛國武者時,可不會猶豫,招招致命,你礙於身份不想對他們下殺手,但他們認為你身為武道世界的人,就應該遵守世界規則,神龍組的身份並不能讓你活著。”

說完,鬆開她。

她腦子裡思緒極多,餘光看了一眼葉凡,說道:

“我明白你為什麼不想加入神龍組了,如果你後悔,可以退出,我幫你辦。”

葉凡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程湘芸看著繼續殺過來的人,說道:

“我也不是那個意思,有時候神龍組的身份確實會讓人顧前顧後,挺不爽的,我也覺得不爽,但我冇辦法,不過現在,我不想瞻前顧後了,我要殺那位宗師,你幫我。”

她的身上有殺意了。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有些人果然是要逼一下。

雙手結印、重掌陣法,牽引天地之力、壓下!

啪啪啪……

不少人之前衝出了朱隆和林華美的封印範圍,此刻冇有封印支撐,直接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彷彿被千重山壓住。

就連那位女宗師也感覺到強大的壓迫感,動作都變得有些遲緩,臉色略微蒼白。

“我來了!”

朱隆即使來到女宗師身後,撐著巨大的封印而來,幫助她抵抗來自封印的壓製。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你來也不行!”

“額……”

朱隆驚愕,來自陣法的壓迫之力有加強,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但他要堅持住,幫宗師抵消,不然宗師會死。

程湘芸已經殺過來,劍芒帶著殺意,激盪的劍氣肆意殘暴。

砰!

不甘心的單膝跪下,但他還在支撐。

噗!

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臉色蒼白,但他還在撐!

鏘鏘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