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報仇這種事,自己去做更有成就感,不是嗎?當然,我有條件的。”

雲閒鶴一脈眾人再次遭遇慘敗,死傷嚴重,訊息很快傳遍港島術法界。

無數人都在議論紛紛。

一直以來雲閒鶴一脈眾人囂張跋扈,更多的人占領術法神榜,最近卻接連遭遇慘敗,皆跟葉凡有關。

葉凡在港島術法界的名氣逐漸傳遍開來。

人們越來越期待元宵節的到來,雲閒鶴和葉凡一戰備受關注,幾乎已經成為人們茶前飯後的談資。

這不,他們在酒館就一直能聽到相關的言論。

“聽說了嗎?雲閒鶴一脈又被大陸仔打得落花流水,據說這次死了不少人,其中就有位列神榜前列的人,連林華美這樣的術法強者都死了。”

“聽說了,雲閒鶴一脈大部分衝動,圍攻一個島嶼,結果被葉凡反殺,你們說這個葉凡究竟有什麼樣的能耐呢,居然弄夠大鬨咱們港島術法界,接連打擊雲閒鶴一脈很多據點。”

“不懂,不過從目前的戰績看來,實力不弱,說不定還真能和雲閒鶴一戰,我越來越期待元宵節了。”

“不止你期待,我們也期待,絕對精彩……”

“……”

周圍都是談論這些的聲音。

葉凡三人坐在這兒,有卷珠簾遮擋,並冇有什麼人發現他們三人的存在。

葉凡對蒼龍蠻感興趣的。

蒼龍雖然邋遢,但他有自己的目標,儘管自己報仇無望,但他想藉助葉凡的力量,調查過葉凡。

這是個不平凡的年輕人。

“你有什麼條件?”

葉凡抿一口酒,說道:“我需要你成為我的宗門執法長老,幫我維護宗門秩序,控內鎮外。”

蒼龍還未說話,程湘芸就搶先,說道:

“葉凡,你這是在挖神龍組的牆角嗎?彆忘了,蒼龍前輩是我們神龍組的人。”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不也是神龍組的人嘛,人各有誌,總不能被束縛吧。”

“你不一樣,你是外編人員。”程湘芸鄭重聲明,蒼龍前輩可是神龍組的三條龍之一,對外麵有很強的震懾力,一旦失去,對神龍組將會是一個巨大的聲譽損失,道:

“蒼龍前輩是內部核心成員,一直以來都是以神龍組的身份行走在武道世界,世人皆知,如果現在脫離神龍組,去你的宗門,你讓外麵的人怎麼想神龍組?”

“等等,你有宗門?”

葉凡笑了笑,說道:“這不是打算創建一個宗門嘛,人多力量大,我一個人單打獨鬥,難免會遇到寡不敵眾的時候。”

“蒼龍宗師,你天賦很不錯,隻要你有心修行,絕對可以達到天仙境,隻要你願意入我宗門,我可以幫你修行,進入遺址,咱們組隊同行,遇到機緣,共同分享。”

蒼龍沉默了良久。

最終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

“我的道心已毀,能達到宗師境巔峰已經是我的極限,我已經是廢人一個,這世間紛紛擾擾,跟我沒關係,這個仇,我會慢慢等下去的,我知道你是個潛力無限的人,你讓我為你任何事都可以,但脫離神龍組,我做不到。”

“神龍組對我有恩,可以說,我的命是神龍組給的,我雖然是個廢人,但我還不至於忘恩負義,我會想其他辦法的。”

葉凡見狀,也不好說什麼。

吃點涼拌黃瓜,說道:“蒼龍宗師,那你來我的宗門當個掛名長老吧,如何?日後有機會,我會幫你報仇,咱們也算是相識一場,有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