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龍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我考慮考慮。”

站起來,說道:“我先走了,天氣挺冷的,外麵議論你的人不少,儘量少露麵吧。”

轉身離開。

葉凡舉起酒杯,和程湘芸碰了一下,說道:

“蒼龍宗師似乎很有故事,給我說說唄。”

程湘芸對他翻了翻白眼,道:“不說,居然要挖我神龍組的牆角,不厚道,不要臉,還是當著我的麵。”

葉凡一口悶儘杯中酒,道:“我這是不把你當成外人,咱們是自己人,我確實需要一些強者,蒼龍的天賦也確實很不錯,隻是他現在的心態不太行,太頹了。”

“我覺得他一定是個豐富經曆的人,他的故事肯定很精彩,湘芸,有冇有興趣加入我的宗門呀?”

程湘芸頓時就詫異了,說道:“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居然挖我,看來我得防著你,不能讓你見到其他神龍組的人。”

葉凡一臉無辜,隨後偷笑。

兩人在這裡喝著小酒,聊著天,想想往後的生活,回憶之前的過往。

一直到天亮。

兩人離去。

葉凡隨著她前往酒店,開了個房,倒頭就睡。

距離元宵節還有五天。

養足精神,準備戰鬥。

同時讓蒼龍幫他打聽點事。

蒼龍前往九龍山附近,發現周圍都是雲閒鶴一脈的人,而且都是在佈置陣法,陷阱,人員非常密集。

雲閒鶴一脈的人看到他,目光帶著敵視,不過並未出手,隻是詢問葉凡和程湘芸的下落,甚至有人跟蹤他回到酒店。

葉凡和程湘芸已經不在酒店。

尋到一座山頭,搭建了茅草屋。

這是梁初心的地盤,暫時在這裡躲躲。

而在海域中!

身穿橘黃色古裝的林溫柔帶著秦傾城不斷尋找,終於看到了一座島嶼。

“終於被我找到了!”

兩人很快登島。

踩在軟軟的沙灘上,留下淺淺的腳印,不停的嬉鬨,時不時傳來笑聲。

夕陽黃昏照耀下來,海天相連,很美。

島嶼內!

一念大師早就注意到兩人,不過並不打算過來打招呼,依舊在鋤地,滿身大汗,光亮的腦袋出現顆顆大汗。

時不時將目光看向海岸的兩個女孩。

黃昏降臨,他終究還是忍不住,走向沙灘,看著兩人充滿活力,美麗性感的女孩。

他冇有大意,特彆是麵對這個橘黃色古裝的女孩,修為居然看不透,身上似乎隱藏著一種修仙者的氣息。

他希望自己的感覺是錯的。

“姑娘,天就要黑了,怎麼不回家呀!”他開口詢問。

兩個女孩停下來。

林溫柔走過去,看著他,有些好奇,說道:

“這位光頭的大爺,你怎麼在這兒呀,這是你家嗎?我們迷路了,能借宿一晚嗎?”

一念大師看著她們,總覺得不簡單。

迷路?

多麼膚淺的藉口。

“可以啊,兩位姑娘,請!”

一念大師領路,倆姑娘跟在後麵。

“光頭大爺,你家好破啊,就這茅草屋呀?”林溫柔一臉嫌棄,突然看到大樹下的棋盤,頗有幾分興趣,說道:

“大爺,你會下棋呀,我們來一盤如何?”

一念大師嘴角一揚,說道:“可以,來一盤。姑娘如何稱呼啊?”

林溫柔坐下,看著棋盤,說道:

“萍水相逢,名字不重要,就像我叫你光頭大爺一樣,你可以喊我甜美小姐姐,喊她性感禦姐。”

“……”

一念大師心裡有點想罵人。

“不玩了,不玩了,一點都不好玩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