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溫柔輸了一個晚上,罵罵咧咧的站起來。

一念大師隻是笑了笑,並未說什麼。

林溫柔走向附近,藉著月光,四處打量,看到被鋤的地,旁邊還有一些靈藥,雙眼冒光,嘴角勾起,心裡已經有了小九九。

假裝看不到,走進茅草屋,看了看,很簡單的一個草蓆,還有一桌一椅,冇有其他東西,簡陋到極點。

馬上走出來,說道:“光頭大爺,趕緊睡覺吧,我們睡外麵就好了。”

一念大師猶豫了一會兒,並未多說。

走進茅草屋內,躺下了。

秦傾城來到她的身邊,說道:“師姐,咱們今晚睡哪兒?這也冇地方呀。”

林溫柔縱身一躍,帶著她來到一個大樹上,說道:

“睡這裡。”

目光直勾勾的看著那一小塊藥田,兩眼冒光。

秦傾城也注意到了,說道:“師姐,難道你打算偷他的……”

“噓!”林溫柔急忙做了噓聲的動作,小聲說道:

“我們的談話會被他聽到的,不要說話,趕緊睡覺,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可以悄悄那一兩株,應該不會被髮現的。”

她的身影極快,一掠而過,再回到樹上,手裡多了兩株靈藥,直接吃下,並且催促秦傾城吃下,慢慢煉化。

兩人心滿意足的睡在樹枝上。

躺在茅草屋的一念大師並未睡著,琢磨著倆姑娘突然到來,絕對不簡單,要知道他的這座島嶼可是做了陣法隱藏。

一般人絕對找不到。

這兩人能出現在這裡,絕對不是無意闖入,那麼她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難道是為了自己的藥田?

不太可能!

偷兩株靈藥也不算什麼,並未說話。

再觀察觀察吧。

誰知,接下來的時間。

倆姑娘並冇有做任何令他覺得詫異的事,還跟他一起鋤地,就是不太會,在那兒玩,像是天真無邪的女孩。

葉凡也在梁初心這裡躲了幾天。

梁初心好吃好喝的招待,她的徒弟很不解。

雲閒鶴一脈的人可是到處尋找葉凡,師父卻收留葉凡,但也不敢說什麼。

還吩咐自己定是給葉凡和程湘芸送吃的來。

兩人吃吃睡睡、修行、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葉凡不停的指導程湘芸修行,她已經隱約摸到宗師門檻。

差一個契機。

魯文曜給葉凡送來很多排骨、蘸料。

葉凡招呼他一起坐下吃,整個火鍋燒烤。

冇多久,梁初心也來了。

“程小姐的修為又有精進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梁初心有些詫異。

程湘芸笑了笑,說道:“僥倖而已,前輩。”

葉凡馬上說道:“精進那是必須的,也不看看是誰指導的。”

梁初心笑了笑。

程湘芸看了他一眼,說道:“是葉前輩指導的,葉前輩打算要小女子如何報答呀?”

葉凡一臉壞笑,說道:“人家古代不是常說,無以回報,隻能以身相許嗎?不如你就以身相許吧。”

這話一出。

程湘芸頓時臉紅髮燙,低著頭,還想跟他調侃幾句,直接就說不下去了。

“乾嘛?你臉紅了,跟你開玩笑的。”葉凡笑了,笑的很放肆,說道:

“梁老,你可知內地遺址將開啟的事?”

梁初心拿著一塊排骨,啃起來,說道:

“聽說了,不過短時間內應該開啟不了,估計也得一年以後,你想要去呀?”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去看看唄,反正又不損失什麼,我覺得我需要一個契機來突破瓶頸,不知道雲閒鶴能不能給我這個契機,你對這個遺址有多少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