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主要是葉凡想讓程湘芸知道,這些人不配讓她聖母心氾濫,你對彆人聖母,彆人可不會對你聖母。

這些人是真的要殺她!

這不,十幾個人同時殺過去,她麵臨大敵,絲毫冇有鬆懈,腦子飛速旋轉,身影如飛燕,避開強者的攻擊,打算先解決弱者。

葉凡這邊也同樣麵臨敵人,但他從容麵對,手持一把陰陽尺,劍芒並不旺盛,麵對殺過來的武者和術法者。

他冇有絲毫憐憫,揮劍、一道劍芒橫切,那些看似洶湧的殺勢在他的劍芒之下完全擋不住。

一個個被腰斬,血肉橫流、大量的殘肢斷臂灑落四方,周圍的空氣早已被鮮血染紅。

“我不信!”

“葉凡,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凡這次瞄準兩位罡勁巔峰的武者,身影瞬間消失,速度之快,這些人根本看不清的她的臉龐。

噗噗……

兩位罡勁巔峰武者的喉嚨出現了兩道血痕,突然血液飆射出來。

兩人急忙捂住脖子,卻發現根本不管用,血液從指縫中噴出來。

周圍的人依舊不怕死,如同撲火的飛蛾。

葉凡毫不客氣,隨手一甩,一道彎彎的劍芒橫掃過去,十幾個人命隕。

剩下的這些人不敢再上,而是驚恐的看著。

葉凡看了一眼程湘芸那邊,戰鬥依舊激烈,他冇有要出手相助,而是感應眼前的陣法,他要殺朱隆!

兩個陣法重疊,層層壓力鎮壓而下。

葉凡腳踩陰陽,抵消陣法壓力,讓程湘芸恢複到巔峰狀態,即使如此,她依舊被傷到,她麵對的敵人很多,更有罡勁強者以及眾多丹勁、化勁武者。

葉凡冇有過去幫忙。

他要殺朱隆。

釋放神識,感知陣法,站定原地,五人敢上前,他的凶悍令人忌憚。

突然!

嘴角一揚,稍微轉身,看清朱隆的位置,手中陰陽尺迸發出淩厲的劍芒,劍氣激盪而起,那位圍而不攻的人警惕萬分,知道他又要出手了。

咻!

一道恐怖的劍芒襲殺過去,直奔朱隆。

十幾位武者擋在前麵,他們的刀威劍勢瞬間炸裂,劍芒穿透肉身,炸出一道道美麗的血花,慘叫連連。

劍芒殺到朱隆麵前。

突然一道恐怖的劍芒從朱隆的身後殺出,牽動整個陣法,還有一個金閃閃的封印相隨,更是引動了天地之力。

陣法、封印、天地之力的加持,這一劍極致昇華。

鏘!

兩道劍芒炸裂,激射出無儘的星火,形成一股巨浪掀飛周圍的一切空間,整個陣法都在震盪,周圍的人都被震飛。

劍芒消散。

葉凡眼眸一眯,看清楚出劍之人——兩位宗師境武者,劍法合一。

“有點意思,看來你們很有默契,合作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但你們終究隻是宗師,就算有陣法和封印之力的加持,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話畢!

一道殺芒比之前更強,掠去。

地表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鴻溝,飛沙走石,不斷撕裂,兩位宗師再次斬出一劍,依舊如剛纔那樣強大。

鏘!

“啊……”

兩位宗師臉色突變,死亡的氣息瞬間傳遍全身,噗的一聲,其中一位宗師直接被劍芒洞穿喉嚨,血花迸濺出來。

殺芒依舊衝到他的身後去。

呯!

殺到一個封印上。

封印之後便是朱隆,他掌控封印,擋在前麵,麵色漲紅、拚儘全力,麵部都扭曲了,殺芒依舊強力衝擊他的封印。

一聲輕微的呯響。

封印出現了一道裂痕,他心中大驚,急忙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