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終究還是遲了!

不過也躲過了要害,左臂被殺芒穿過,骨頭斷裂,左手算是廢了。

當他反應過來時。

聽到眼前一聲慘叫。

是另一位宗師被葉凡一劍割喉,陰陽尺沾上了血跡,人已經來到朱隆麵前。

朱隆大驚失色,立刻釋放精神力掌控周圍的一切碎石、兵器橫在身前,擋住葉凡的前進之路。

葉凡看著臨死前的掙紮,冷冷說道:

“精神力禦物,冇用!”

一步一步走過去,每走一步,懸浮之物都自動脫落。

朱隆拚儘全力想要禦物殺去,卻感覺到彷彿遇到了堅不可摧的牆壁,無法前進分毫,而且隨著葉凡一步步走過來,被掌控的物件失去控製,脫落在地上。

“葉凡,我師父會殺了你……呃……”

話未說完,葉凡一劍瞭解了他。

他瞪大雙眼,充滿不甘,轟然倒地。

他死去。

陣法失去了掌控,來自陣法的力量快速消失。

陣法之內的人慌了。

他們得不到陣法的加持,根本不是程湘芸的對手。

程湘芸似乎也感覺到這邊的突然變弱,提劍殺去,劍勢如長虹倒掛、縱橫掠過、一道道血花綻放在身邊,一具具屍體橫飛,被斬出一道道血口。

她如同浴血女魔,劍起劍落、殺意瀰漫、渾身是血,手中利劍不斷揮舞,連罡勁武者都驚慌。

葉凡就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並不打算幫忙,看著她殺人,也是一種暴力美學。

終於!

陣法徹底消散。

這些人開始瘋狂逃竄。

“魔鬼,女魔頭……”

“朱隆前輩死了,快逃……”

主心骨死了。

他們失去了戰鬥意誌,實力大幅削弱,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逃!

冇多久!

所有人都逃了。

程湘芸冇有追,葉凡冇有追。

地上滿是屍體,和他們兩個依舊站著的人。

身上沾滿了鮮血的程湘芸走到葉凡身邊,看著他身上並未沾染一點血跡,乾乾淨淨,隻有陰陽尺沾染了一點血跡。

“感覺怎麼樣?”葉凡問道。

程湘芸看著滿地屍體,身上的殺意還未消散,目光看向九龍山的方向,說道:

“痛快,就是有點殺瘋了。”

葉凡看了一眼她的傷口,說道:

“需要休息一下嗎?周圍可是還有很多人看著呢,咱們接下來還要闖關。”

程湘芸看了看身上的幾處傷口,猶豫了一下,說道:

“不用,不礙事。”

葉凡將目光看向下一個關卡——旺角!

兩人並肩而行,走向旺角。

暗中無數人都在關注他們兩人,有雲閒鶴一脈,也有其他不會參與戰鬥的人。

葉凡和雲閒鶴一戰早就在港島術法界傳遍,所有人都在期待著這一戰的到來,同時也得知雲閒鶴安排弟子在半路堵截,自然要來觀看。

“冇想到葉凡這麼強,居然能在陣法之下殺了朱隆,我剛剛看到朱隆的名字從術法神榜上消失了。”

“我也看了一眼,葉凡位列術法神榜第八,取代了朱隆的位置。”

“如果葉凡是術法者,那麼程湘芸就是他的殺人利器,可他戰力同樣很強。”

“旺角是誰在鎮守?”

“是術法神榜排名第七的邱慧大師,雖然邱慧大師是個煙塵女子、整天遊走在各個男人之間,但聽說是為了修行,名聲不好,但修為極強,修行的陣法也很詭異。”

“邱慧大師是術法界赫赫有名的,就是名聲狼藉,據說跟男人有關。”

“……”

關於邱慧的傳聞在港島可以說是人儘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