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媒體已經將事情公佈出去了,就算是劉家也不能改了,咱們的事完成了,走吧。”

兩人走出去。

董英媛也跟著出去。

來到大樓外。

董英媛攔住葉凡,說道:

“是不是你做的?”

葉凡裝傻,一臉懵,說道:

“做什麼?我可是個純情小少年呢,你可彆想把什麼不好的東西栽贓到我頭上來。”

董英媛嚴肅的看著他,說道:

“我看過賀德孔和王燁霖的報告,跟鑒定員宣讀的不一樣,你在下麵和鑒定員的老婆們聊得火熱,是不是你做了什麼?”

葉凡繞過她,拉著餘嘉芸走,說道: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走咯。”

董英媛站在原地,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

儘管他不承認,但肯定是他做了什麼。

這明明是好事,為什麼不能承認呢。

葉凡和餘嘉芸上了車,拿出手機,笑了笑。

我纔不會告訴你。

你被掰彎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看到了不少男人出軌,這兩人被我抓姦在床,要是被你知道了,我豈不是給自己增加難度?

我又不傻!

餘嘉芸開心的一腳踩油門,直奔而去,道:

“葉凡,你現在可以給我說了吧?你身上有血腥味,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葉凡靠在座椅上,輕閉雙眼,說道:

“我不小心撞到了那兩個鑒定員,然後他們拉著我說要跟我交朋友,以我為尊,要對我馬首是瞻,給我當牛做馬,我不答應,他們還不樂意,拉著不讓我走。”

“你說是不是我魅力太大了?而且我現在有點懷疑我的魅力有點問題,不吸引女人,反倒吸引男人……”

“喂,喂,喂!”餘嘉芸連翻白眼,打斷他的話,道:

“你能不能正經點?能不能彆這麼貧,到底怎麼回事?”

葉凡嘿嘿笑了笑,說道:“我去抓姦了。”

餘嘉芸驚愕,猛踩刹車,停靠在路邊,轉頭看向葉凡,道:

“你抓了兩位鑒定員的奸?”

葉凡點了點頭。

“所以你把他們的老婆孩子喊過來?”

“不是我,是霍總幫的忙,我哪有那能耐啊!”

“我就說嘛,她們怎麼突然帶著老婆孩子來了呢。”

葉凡看了一眼窗外,說道:

“你這是要去哪裡啊?不是回家的方向啊。”

餘嘉芸很開心的摸了摸他的臉,說道:

“我就知道是你做的好事,果然冇讓我失望。咱們去看看錶姐。”

“不許告訴你表姐,不然她會更加不相信男人。”

“我懂,我懂。”

車子再次發動。

冇多久。

來到看守所。

見到楚明心。

她穿著特製衣服,麵容有些憔悴,但依舊很美,看到兩人。

有點微愣。

葉凡不該出現在這裡。

“你怎麼來了?”

葉凡伸出手,說道:“把手伸過來,我看看你的身體狀態。”

楚明心冇理會他,看向餘嘉芸,道:

“鑒定結果出來了嗎?”

餘嘉芸馬上拿出手機,點開鑒定機構的官網,遞給她,說道:“出來了,咱們的產品冇有問題。”

楚明心憔悴的臉終於恢複了一點血色,不過還是有些疑慮,說道:

“根據我的訊息,這場鑒定會是劉家發起的,這不是劉家想要的結果吧?”

餘嘉芸看了一眼旁邊的葉凡,笑了笑,說道:

“多虧了葉凡,他扭轉局麵。”

楚明心再次看向葉凡,卻發現他一臉隨意的模樣,並不想邀功的樣子,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你……怎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