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廉恥、看劍!”

她不知為何怒火從心中燃起,或許是醋意,但她並未知情,隻感覺這個女人很可惡,行為噁心,不知廉恥。

邱慧不慌不忙、連連後退,手中長鞭一甩,和她的利劍相碰、發出砰的一聲響,居然纏上了利劍,散發出乳白色的光暈,利劍割不斷。

隻見她用力一拉,將程湘芸直接拉拽進去陣法之內。

“殺了她。”

邱慧馬上發號施令。

隨即目光看向葉凡,說道:“你的女朋友已經是個死人了,你現在是自由之身了,從了姐姐如何?”

邊說邊走過來。

葉凡釋放出神識,感應到陣法內的程湘芸被壓製了,有術法者和武者正在猛烈攻擊她,而她卻在被虐。

在陣法的壓製下,程湘芸實力被壓製,已經性命垂危。

葉凡瞬間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周圍的一切都炸裂起來,空間彷彿都變得扭曲,鋪天蓋地的震懾之力壓製而下。

眼前的兩排術法者麵色驚恐、臉色蒼白、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紛紛跪倒在地,連邱慧宗師都連連後退,滿臉警惕。

“好強!”

邱慧盯著洶湧的震懾力,空氣中似乎出現了一重看不見的重力壓下,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抬頭看向葉凡,隻見他右手握拳。

拳勢滔滔、凝聚恐怖的力量在身上,此刻的他宛若一尊恐怖的戰神。

巨拳如山嶽,眼眸如深淵、力拔山兮般。

揮拳、砸下!

轟隆隆!

一拳擊打在地麵上,地表開裂、朝著陣法的方向不斷延伸、一條條裂縫撕開堅硬的地板,出現一條條鴻溝。

彷彿突然出現了地震,有些修為低下的人掉落鴻溝、傳來慘叫。

那陣法開裂了。

裂痕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密集,即將崩塌。

邱慧手中長鞭一揮,搭在陣法紋絡上,想要強行將陣法控製住,嘴裡唸唸有詞,單手結印,祭出封印。

“快,殺了那個女人。”

陣法的力量在削弱,程湘芸的力量逐漸恢複,身上已經多了幾道傷口,鮮血流淌、感受到地麵的裂縫、陣法的開裂,力量的迴歸。

她暴怒!

看著殺過來的十幾個人,身影矯健、一下子消失在原地、掠過之處留下劍影。

噗噗噗……

她的行動越發快,斬殺修為弱的術法者和武者先。

嘭!

陣法終於撐不住了。

徹底炸開。

冇有了陣法的壓製,程湘芸宛若出籠的野獸、憤怒的雙眼佈滿血絲、殺意瀰漫,揮劍斬出、劍勢驚駭、負傷的身軀依舊不影響她的揮劍。

一劍斬落。

鏘鏘鏘!

武者擋住她的劍勢,但隻是擋住一會兒,凶猛的劍勢有一股所向披靡的大勢,摧毀一切阻礙。

劍芒掠過,血花飛濺、大量的鮮血濺了她一身,她的戰意越發高昂。

出劍的速度越來越快。

麵對此刻的程湘芸,那些人都害怕極了。

邱慧大師卻冇有去幫忙,而是朝著葉凡走過來,身段依舊嫵媚、依舊魅惑、嘴裡咬著長鞭、身上散發出粉紅色的光暈,整個人充滿了魅惑。

“不知廉恥的女人,給我去死!”

程湘芸突然折殺過來,一劍驚鴻、速度極快,殺意最為強烈,劍影如羽翼,人如飛燕,極速而來。

心中怒火殺意貫徹腦海,似乎有點失去理智。

葉凡覺得她有點失控,殺意戰勝了理智,還是第一次見到她這樣,但並不打算阻止。

淩厲的劍芒殺來。

邱慧猛然轉身,雙手結印,一個金閃閃的封印擋在身前,擋住了凶猛的劍芒,咬在嘴裡的長鞭不斷伸長、如同一條蛇般纏繞過去,順著劍芒纏繞,很快已經纏上程湘芸的手臂,欲要纏住她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