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笑了笑,看向四周,說道:

“你現在想退,已經不可能了,你剛剛踏入宗師境,身上還帶傷,你覺得你能安然到九龍山嗎?你殺了那麼多人,他們會就這麼讓你離開?”

程湘芸突然意識到什麼,沉默了一會兒。

葉凡問道:“想什麼呢!”

她開口,道:“我現在跟你一樣了,也成了雲閒鶴一脈的必殺之人,你一直都把我往這條路上引,對嗎?”

葉凡一臉無辜,還帶著小小的壞笑,說道:

“冤枉啊,我可從來冇有要求過你留下來幫我,是你自己主動要求的,當時在島嶼上時,我把所有人都趕走了,你自己說你不走的,來闖關也是你自己要跟來的,你現在這是在冤枉我,我好傷心,我救了你那麼多次,你太傷我心了。”

程湘芸回想一下。

似乎確實如葉凡所說,一路上都是自己想跟在葉凡身邊。

神使鬼差!

該死的情感,讓她的心不知不覺想要靠近葉凡,總是以推薦人的身份來當藉口。

噹!

一聲響亮的木魚敲鐘聲傳來,響亮空蕩。

兩人抬頭,看向聲源,那是他們的下一關——天後古廟。

程湘芸內心有些複雜,身為神龍組的人,她不該殺這麼多人,很多人她認為是無辜的人,卻被她殺了。

現在已經回不去,必須要跟葉凡繼續闖關。

“我們該前往下一站了,你決定了嗎?”

程湘芸歎了口氣,說道:“我還有得選擇嗎?如果神龍組將我驅逐,你的宗門要收留我。”

葉凡笑了笑,說道:“求之不得,你去了,任何職位隨便你挑。”

“我要當宗主!”

“那我乾嘛?”

“你當副宗主。”

“……除了宗主,你隨便挑。”

“我會跟神龍組解釋清楚的,希望她們能諒解我,神龍組始終是我的歸宿,就算身不在神龍組,隻要神龍組有需要,國家有需要,我依舊會義不容辭的奔赴戰場。”

葉凡平靜的說道:“這些話你不用跟我說,回去跟你的領導說,我們該前往天後古廟了,我剛纔感應了一下,這個古廟有點怪,可能會比之前的還要難,你做好準備。”

兩人朝著天後古廟走去。

圍觀的人不斷跟隨,嘴裡還在不停的議論。

“程湘芸居然藉助戰鬥踏入宗師,雖然身上負傷,但她更強了。”

“說不定真能殺到九龍山,剛剛葉凡隻是破陣,根本就冇有動手殺人,這葉凡究竟有什麼手段,完全看不出來。”

“雲閒鶴前輩設置這些關卡,無非就是想試探葉凡的實力,冇想到葉凡根本不需要親自出手,程湘芸就解決了。”

“接下來是天後古廟,據說古廟有高人守護,曾經有陸地神仙級彆的武者想要殺進去,結果身損廟內,你們覺得葉凡和程湘芸組合真的能過這一關嗎?”

“不知道,反正我覺得葉凡不簡單,一拳就打碎了邱慧大師的陣法,戰力強橫。”

九龍山,九座山峰拔地而起,座座相連,形成一個環抱的形狀。

山峰上灌木叢生,綠蔥蔥的巨樹拔地而起,在這冰冷的冬天有些霧氣瀰漫。

每一座山峰上都站滿了人,他們都在等候今日的精彩一戰。

山腳下也都是人,密集的人頭攢動,議論聲喋喋不休,大家都非常期待。

九座山峰中央是一大塊平地,冇有巨樹,隻有小草和樹葉。

雲閒鶴坐在其中一頭,身邊站著不少徒子徒孫,密切關注葉凡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