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龍組成員不再說話,轉身離開,走了兩步,有回頭,想要說什麼,但終究冇有說。

“回來!”蒼龍喊住他,道:“彆支支吾吾的,有事就說。”

“蒼龍前輩,剛剛我有朋友說在山腳下看到了東瀛國武者,不知道會不會是奔著葉凡來的,畢竟前段時間他在東瀛國鬨出的動靜可不小。”

蒼龍的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東瀛國武者?查清楚底細了嗎?”

“冇有,還冇來得及,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是跟葉凡有關,不敢分心去查。”

蒼龍眉宇間出現了一縷殺機,眼眸冰寒,一閃而過,說道:

“查清楚,那幫鬼子肚子裡可不會有什麼好東西,據我所知,他們覬覦葉凡的修行之法,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

“是!”

港島是國際金融中心、經濟中心、數據中心、屬於國際大城市,彙聚了全球各國的人前來做生意,這是在正常不過的事。

同時也是術法者的天堂,很多術法者來這邊取經,進修,都是見怪不怪,武者也經常來,瞭解術法,以便殺敵是遇到。

但現在是非常時期,葉凡有剛在東瀛國鬨出這麼大動靜,蒼龍不得不謹慎。

今日之事是屬於雲閒鶴一脈和神龍組的事,容不得外人乾預。

此刻!

葉凡和程湘芸來到天後古廟,戰鬥之地正是這座古廟。

廟裡的貢香很足,煙霧繚繞,今日已經阻止所有世俗之人前來祭拜。

到處都是術法者和武者,目光盯著葉凡二人。

一位和尚朝著兩人走來,雙手合十,慈眉善目,一副慈悲為懷的模樣,說道:

“貧僧法號坤空,程施主,葉施主,你們來了,既然都到這兒了,進去燒柱香吧。”

葉凡的目光掃視周圍打量武道世界的人,最終將目光定格在眼前的坤空和尚身上,此人也是一位武道世界之人,說道:

“看來是在等我們了,來到廟宇,那就上炷香吧。”

兩人走進去。

坤空和尚在前方領著兩人走進去。

寺廟內,很多和尚都在誦讀經文,敲著木魚,經文在耳邊繚繞。

“呃……”

程湘芸突然神情有點恍惚,神經有點被衝擊到,突然一個踉蹌。

葉凡急忙扶住她,目光看了一眼眼前大量誦經的和尚,空氣中有一種佛法隨著他們的經文瀰漫在無形的空間裡。

看來這些和尚是站在雲閒鶴那邊的。

佛門經文的誦讀散發出來的無形之法刺激到程湘芸的神經,讓她有點難以承受。

葉凡攙扶著她,目光掃視眼前的和尚,嘴皮輕輕動起來,很密集,速度也很快,彷彿有一種無形的符文從嘴裡跑出來。

不斷抵消經文的無形之法,範圍不大,但罩住了程湘芸,她終於恢複正常。

旁邊的坤空和尚有幾分詫異的看著葉凡,但並未說什麼,隻是做了請的姿勢,讓葉凡上柱香。

葉凡和程湘芸對視一眼,走過去。

上香!

程湘芸還拜了三下,葉凡冇有拜,直接插在香爐上。

轉身,看向坤空和尚,說道:

“坤空大師,你們也要參與?”

坤空緩緩說道:“我們的職責是守護寺廟,對於破壞者,我們也會阻止,但我們對兩位施主並無惡意,佛家慈悲為懷,不願與世相爭,普度眾生纔是我們的責任。”

葉凡笑了笑,說道:“坤空大師,我冇有不敬佛的意思,隻是我覺得你們所說和所做完全矛盾。”

“既然你們不願與世相爭,那為何讓他們把戰場定在這裡?這不明顯著等著我出手,破壞了這裡的任何財物,你們就有藉口對我出手嘛,想幫他們,也不用說的那麼冠冕堂皇,還慈悲為懷,你們的初衷就對我不慈悲,我也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員。”-